打印

[原创]•双鱼祭•[良识/阿布罗狄] 天 堂(全)

本主题由 刹那芳华 于 2019-7-26 16:43 反删除

[原创]•双鱼祭•[良识/阿布罗狄] 天 堂(全)

[watermark][watermark]双鱼祭
题号:15
题目:天堂
(多年前的双鱼祭,奇怪,这里居然会没有?)


双鱼宫的位置在圣域里不算太高----背有教皇厅和女神殿,也不能算太低----毕竟是十二神殿的最高一座,不偏不依正好隔在起卷云的位置上。于是,双鱼座的战士阿布罗狄可以很方便的躺在他的玫瑰园里同时欣赏云海和云翳。
在他足够小的时候,这一道奇妙的风景足以好奇得让他忘记离乡思亲的哭闹。为此,老教皇史昂经常庆幸:那个难缠的小哭包天生就是住双鱼宫的命!
其实,那个时候双鱼宫里还没有玫瑰。那个荒废多年的小园子里衰草杂生,青黄、损绿不分四季,杂七杂八的傻点着各式各样嫩红、鲜紫的野花,毫无秩序。但起云时,一片薄纸般稀薄的云彩就会把这些杂七杂八的植物统统拦腰切断。每当这时好奇的小阿布就会立马忘记哭泣,眨巴着他那还挂着泪珠的长睫一会站起一会跪立。在那彩云铺展的地方,在上是白茫茫的云海和碧澈的蓝天,有多彩的花冠和毛茸茸的狗尾巴草摇曳着披洒着灿烂的阳光;下面则是冗长的石阶、阴沉沉的石头殿堂和一片阴郁的村庄。那时小阿布心想:云上是天上,云下是人间。
那个想头着实让他得意。因此,他就常在伙伴里炫耀:他是圣域里唯一一个可以选择住在天上或是人间的人。在他发表这种言论时,与他一起得意的有老教皇史昂,对他的想法觉得无可奈何的有艾俄罗斯和撒卡,向往他的处境的有小艾和迪斯,对他的炫耀表示妒嫉的有撒卡爱胡闹的胞弟加隆,众人里唯有修罗对此表示无所谓。当时,比他年纪小的其他黄金们都还没来到圣域。
后来,阿布长大了一点点,那些小黄金也来齐了。他就偶会在云起的时候,哭闹着要胁最怕他哭闹的老教皇同意,然后慷慨大方的邀请大大小小的黄金们到他的荒园里作客,一起欣赏这道有趣的云景,随便品尝品尝各位小黄金私藏的零嘴。每到这个时候荒园里的花草就会随着孩子长发里丰富的色彩翻飞。小黄金和半大不小的黄金围坐在老教皇身边嘻闹游戏。包括加隆在内的多数人都喜欢躲在云里捉迷藏。阿布却最爱看,小穆和好打坐的沙加较劲玩我是一个木头人一动也不动的游戏。但这两人的游戏统常很难持续,他会忍不住与米罗、小艾、迪斯几个用狗尾巴草去捅那两人的耳朵、鼻子、脚底。这些打闹最后都随着云开雾散结束。他们站在这十二神殿的顶端感叹着看着阳光透射薄雾一丝、一束,由近至远直至最后把云下的阴翳完全的趋离,幸奋得仿佛正义战胜了黑暗力!通常这时荒园的主人阿布罗狄会站在最前方指着漫山的阳光灿烂的笑道:看,我把天堂分给了你们!
[color=#FF1493]
这里有正义、欢乐和友谊
其他黄金们不知道的是这种轻卷的薄云不只会在阳光下涌起,变幻莫测的云彩也会在夜深时分落进荒园里。那是双鱼宫的主人才能独享的别番滋味。
在那万物入寂的时分,乳白的云浪静静涌动,在静宓的荒园里伸长、铺平,倒映起清亮的月辉。纤巧的花蕾、粗莽的草籽都在这月辉里沉睡。这时候醒着的只有阿布罗狄。他静静的躺在长着荆草的乱石上,叼着草根,任由流云从他身边经过,草根里略有甜味。他爱望着月盘发呆,想像自己是神话中月神的爱侣----正在那沐浴着月光的山谷里沉睡。这时的月盘洁白、圆硕,放任思想的翅膀乱飞。
但,高处的月亮有时会显出恑异的绯色。那抹浓艳的色彩让他惊奇,他起身拾阶,登高细看。绯红的月亮映射的是云之上的影迹。在比双鱼宫更高的地方,他躲在的教皇厅的门口,看见了血的痕迹。老人高昂的头胪在清亮的月光里渐渐垂落。血沫横飞,挂在映着满月的瞳孔上,往下滴,流注出一条血的记忆。他看见这滴血在月盘里滚动,最后两头弯弯翘起汇成一个狞笑的嘴。恶魔回过头来,发丝衣角惯风飞起,挡住了月光,延伸出一道惊悚的黑色长影。吓得他一口气跑回荒园躲在云里。
他一个人蹲在云里,抱着胳膊抱着双膝,满脸是水。往常他站在云之上时,他从未发现原来云里灰蒙蒙的全是雨。他第一次发现这样被云笼着照着竟是如此的鳖闷,透不过气。有金光伴着撞击的巨响从云的上远方传来。他以为那是闪电和雷霆在云里游斗。他还是一动不动的跪在云之下,跪在云里,自己抱紧了自己。他觉察了未有过的厌烦未有过的恐怖,他害怕闪电和雷霆张开大嘴嗷呜一口把他吞噬掉。有一阵他甚至紧闭起双眼等待雷霆来袭。他开始怨恨,怨恨这片包拢着他的卷云。他再不情愿呆在云之下,呆在云里。九岁的孩子立起身来,月亮恢复了皎白,世界依旧清亮、宁静,蓓蕾和草籽还在沉睡,清醒的依旧只有阿布罗狄自己。
[color=#FF1493]这里也有罪恶和扭曲
第二天,云霭已散,阳光依然明媚,碧空万里。留住在圣域里的黄金圣斗士开始陆续离去,有的回故乡,有的去了修行地。双鱼座的战士阿布罗狄选择留下。人间或者天堂,他选择了云之上。
他翦除了所有的草籽和花蓓,夷平了那座荒园,开始用他的血液饲养各种各样狰狞的玫瑰。直到有一天那些玫瑰穿破了薄雾,冲出了他的花园,延着那条他曾一口气逃回来的石阶向上开放,一路铺到了教皇厅前。
他听见有个声音从云的上面传来:教皇有请双鱼座战士阿布罗狄!
他顺着那条铺满鲜红玫瑰的走道拾阶而上,在最高处单膝跪地……
[color=#FF1493]
在天堂里,你可以加入或组建什么小团体。重要的是你必须有实力!
天堂不是一个真正的天堂,这里有正义、欢乐和友谊,也有罪恶和扭曲。在天堂里,你必须坚忍慎行。当然你可以加入或组建什么小团体。重要的是你必须有实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