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2013双鱼祭]天使是会发疯的(好吧,我迟到了。阿布罗狄生日快乐)

[2013双鱼祭]天使是会发疯的(好吧,我迟到了。阿布罗狄生日快乐)

阿布罗狄看着自己小手,白白胖胖的,有些许未褪的婴儿肥,指腹饱满圆润,透着健康的血色。翻过手背来,拳眼的位置裹着淡粉色的茧子,这样的薄茧在掌心与及指腹的部位也有,由于长年习武。他又看看自己的左手。他的左手较右手来得纤薄一点,显得更加的修长白晳。他是右撇子,虽然两手都练武,毕竟用右手更多些,因此右手的茧子也要较左手来得厚。
由于长得漂亮的缘故,阿布罗狄时常被山下的村子借调去当婚礼上的花童。如此漂亮的孩子是圣域里的娇傲,况且又总能为大家带回各色好吃的糖果,教皇和圣域里的小伙伴都很欢迎这样的借调。
那天的婚礼上,毛燥的新郎错误地把婚戒带到了新娘的右手上,引发堂上一片哄笑。于是,主持婚礼的神父很幽默的说:“右手已经够漂亮了,让我们把机会让给左手吧!”
阿布罗狄看着新娘的右手。毫无疑问她也是位右撇子。应该是因为经常干农活、作家务,这位年轻的姑娘右手略显粗大透过长手套半透的网眼仿佛还可以看见姑娘手上那些发灰微黄的茧。相反她的左手就要秀气纤瘦很多。阿布罗狄不明白:为什么漂亮的明明是左手,却还要右手把机会让给左手呢?
于是,10岁的好奇宝宝带着疑问走回了圣域。他决定去双子宫问问他那有聪明、温和----被人喻为神的化身、天使----在小阿布的心中无所不能的撒卡哥哥。
当阿布看见撒卡的时候,撒卡正趴在双子宫内室的椅子上喘着粗气。他脸色苍白、头发凌乱,显得相当慌张。小阿布罗狄的来到吓得他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他的脸色也吓了阿布罗狄一大跳!阿布从未看见这个阳光般和煦、天使般的人物如此。他问他:怎么了?
撒卡两眼发直摇了摇头,然后一派六神无主的模样跳上前来,箍住阿布的双臂,蹲在小阿布的面前说:“加隆死了!怎么办?我杀了加隆……怎么办?”
阿布罗狄被撒卡的话吓蒙了。但他发觉这位他最敬重的小撒哥哥—箍着他的那双手今日紧而无力,正在瑟瑟发抖,于是他问:“为什么?”
撒卡松开阿布罗狄,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带着颤抖的哭腔说:“我不想的……我不想杀他的。我把他关进了斯尼昂水牢……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他。我没想到潮水涨得那么快。他失踪了……他的小宇宙消失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他的小宇宙……我杀死加隆了……我弄死自己的亲弟弟了……呜呜”
小阿布罗狄走过去,把撒卡的头搬到自己年幼的肩膀上,轻轻拍着撒卡的后背,他说:“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要关加隆水牢呢?”
撒卡没有答他,只是持续的抽泣。过了好一会,才道:“他……他被恶魔占据了。魔鬼占据了他的心灵。他……他说我比艾俄罗斯较适合接任教皇的宝座……”
阿布罗狄蹙眉了:“就为这个?你关他水牢了?”
撒卡依旧埋在阿布的小肩膀里,没有抬头,他沉默了,他说:“他……要我杀死女神,取而代之。”
阿布罗狄推开撒卡的头跳了起来:“你为这个杀了他?!他说说而已!他又没真动手!你为这个杀了他!你为那个不知所谓的女神,杀了自己的兄弟?!你为一个刚出生两天,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婴儿杀了我们自家的兄弟!!”
“啪”的一声脆响,一个红色的掌印印在阿布罗狄漂亮的脸蛋上。
撒卡举着右手一脸慌乱,他说:“对不起……阿布,对不起……我不想打你的,但……但你不该对女神不敬……圣斗士不可以对女神不敬!”
“对不起,你有受伤吗?”他想去抚阿布罗狄的脸,那种红白相衬的颜色很扎眼,“疼吗?”
阿布罗狄拍开他的手不理他,跑出了双子宫。身后撒卡的声音让他心疼,撒卡在说:“对不起,阿布……加隆的事,我一定会亲自向教皇大人请罪……”
晚餐本该是一天里最轻松愉快的时刻。往日晚餐时刻,撒卡总是尽可能早到,以便帮忙餐桌布置等工作。但那天撒卡迟到了。各位年幼的小黄金已经饿得肚子“咕咕”叫了他才出现。撒卡进来的时候,他们正饿着肚子讨论阿布罗狄脸上异样的红斑。据阿布罗狄说这是由于练习叼着玫瑰花当武器,弄得花粉过敏了。
撒卡那苍白不祥的脸色在第一时间平息了小黄金们的各种哀怨。
他径直走至老教皇史昂跟前,单膝跪地,他说:“教皇,我杀害了加隆,违约圣斗士禁止私斗的法条,情愿一死,要求教皇赐罪。”
“怎么回事?”教皇厅里却炸了锅。撒卡带来的消息有如一场地震。老教皇史昂感到惊,他不信这个最温和得利的助手,这个仿佛披着一身天使羽光的和煦少年会杀害自己的弟弟,自己的娈生弟弟!但他的确搜索不到加隆的小宇宙。他看着撒卡的苍白的脸,少年俊朗的面孔上写满了悲哀。他试图从少年的脸上寻找欺诈的神色,但是没有,有的只是绝望,绝望又绝决的刚毅和诚恳,没有谎言。天使是不会撒谎的,撒卡也是----天使般的少年是不会撒谎的,他是圣域里的道德典范!史昂震怒了,他巍巍颤颤举起的手,他似乎要立刻将撒卡格杀当场。但他动摇了----撒卡是圣域里的道德典范!他举着巍巍颤颤的手将落!未落……
正直的艾俄罗斯忍不住了,他拎起撒卡的衣领直接举拳将他揍倒在地上。他也知道撒卡没有撒谎----撒卡是圣域里的道德典范!天使是不会撒谎的。身作撒卡的好友,他觉得撒卡有苦衷,但没有人可以因为苦衷杀人。艾俄罗斯的拳头落在撒卡身上,撒卡只是默默的忍受闷声不响,仿佛这来自肉体的痛楚才是解脱。
年幼的孩子被这般场景吓得目瞪口呆。
有个稚嫩的童音响起,是年纪最小的米罗:“妙妙,死是什么?大艾哥为什么要打小撒哥哥呢?”
比他年长一岁的卡妙,甩开伙伴胖呼呼的小手冲上前去挡在撒卡的身前,叫道:“艾俄罗斯哥哥,你要打死他了!”于是小孩子们冲上前去拦在这对昔日的好友之间,七嘴八舌叫嚷着劝架:
小艾哭嚷道“哥哥~哥哥~不要打撒卡哥哥,不要打小撒哥哥~”在迪斯、修罗带领下,他跟着跑过去抱手的抱手,抱腰的抱腰团团困住自家大哥。
亚尔迪也过去拦在两人之间,憨憨地说:“打架是不对的……”
小穆已单膝跪到史昂跟前道:“老师,你快让大艾哥住手!再打会出人命的!”
小米罗顺着穆的话尾奶声奶气地接道:“嗯,再打会出人命的……”
如此幕景,落在10岁孩子眼里,阿布罗狄站在阴影里,默不作声。和他一起站在阴影里,还有沙加。
最后沙加也忍不住跳出阴影,出声叫道:“圣斗士间禁止私斗!”
有阵恸哭,哀彻云霄,回荡在整个圣域,正是那老拳加身也不声不响的人。
沉默多时的老教皇终于开口:“说!撒卡,你为什么要杀害加隆?”
哭声依旧,撒卡默然不语。
阿布罗狄叹了口气,走出那个阴暗的角落,他单膝点地:“禀告教皇,加隆哥哥并不一定死了,他只是失踪了。”他回头看了看萎顿在地的人,他说:“加隆对女神不敬,被小撒哥哥关禁在斯尼昂水牢。潮水突然暴涨,加隆哥哥就失踪了。”
“对女神不敬,关禁斯尼昂水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撒卡你说!”老教皇道。
阿布罗狄又看了撒卡一眼,他说:“加隆……”
“禀告教皇!”阿布的话被撒卡打断了,萎顿在地的人已重整精神跪在教皇面前。他道:“加隆对女神大不敬,现在已用生命向女神谢罪!请教皇不要再追究!他对女神不敬,是撒卡没能教弟弟,应该同罪。撒卡未向教皇禀告,就私关斯尼昂水牢,出了人命。撒卡滥用私刑,又犯了‘圣斗士私斗’禁条。处处都是撒卡的错。教皇大人应该惩处撒卡,以正视听!撒卡甘心领罪。请教皇赐罪,勿受他人干扰!”
撒卡的话让史昂蹙眉了。他知道撒卡想隐瞒加隆对女神的“大不敬”。他很好奇是怎样的不敬让这位兄长如此难以启齿?他很想追问,但他看见了撒卡哀求的眼神:死者已矣,不要再追问。史昂再度陷入沉默。
艾俄罗斯突然甩开孩子们的包围,跪到史昂跟前,他说:“对女神不敬,本就是死罪。就算是黄金圣斗士也不能例外!撒卡虽误杀加隆。一切都是加隆疚由自取,罪有应得。不该为他处罚撒卡!我觉得撒卡是圣域的道德楷模,他本该大义灭亲,替女神除去加隆。如此撒卡无罪。”说罢,他回头看着撒卡那一身伤,有些抱歉地说:“对不起,撒卡。我错怪你了。今晚处犯私斗法条的人好像是我。还请教皇赐罪!”
“哥哥~”听见自家大哥要被处罚,小艾紧张了。
“教皇大人,今天有错都错在加隆。撒卡和艾俄罗斯虽犯私斗法条,但都情有可原。”沙加走上前来,单膝跪在小穆身旁,“请教皇大人不要惩处两位大哥。”
“请教皇大人不要惩处两位大哥。”卡妙拉过小米罗,示意着与他一块单膝跪下。
“请教皇大人不要惩处两位大哥。”剩余还站着的小黄金也都纷纷跪下。
此刻,有婴儿的哭声由远及近,有位侍女从女神居的方向奔进教皇厅来,对着一地的黄金圣斗士她有些错愕,她说:“教皇大人,女神不知被什么吓到了,哭闹个不停,怎么哄都不行。您快去看看吧。”
老教皇大人站着身,他说道:“通告圣域及海外各地,双子座黄金圣斗士加隆对女神不敬已被处死。今晚的事情到此为此。你们该吃饭的去吃饭!”说罢冲冲离开了教皇厅。
于是,跪着的大小黄金们纷纷起身。
看着教皇的背影,迪斯对修罗了吐舌头,不出声地比着口形说道:“对婴儿不敬死罪也~”
修罗皱了皱眉头,不出声的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一下,示意迪斯别出声。换来了好友更离谱的鬼脸。
撒卡还跪在原处。
阿布罗狄走过去,趴在撒卡的耳边轻声说道:“放心吧!加隆没死。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相信我,双鱼座的直觉是最准的,对不?”
没有回答,撒卡已站起身来。他的脸色已不再苍白,但在阿布罗狄的眼里----他看见天使的脸上已罩上了愤怒的煞气。
之后圣域里发生了很多事,艾俄罗斯叛变被处死。撒卡和加隆一样失了踪。教皇似乎也不是原来的教皇。女神也不再圣域了。只有阿布罗狄依旧留在双鱼宫里。
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晚上,阿布罗狄会走进教皇厅,用自己冰凉的手心去冷却那因疯狂而炽灼的头颅----有如小时候沙加向穆形容的那样醍醐灌顶。只不过,他希望为这位天使灌顶并非那些神圣宗教道德清律,而是一个人所当有的正常人性和平常心而矣。
每当孩子的手心落在他的额头之上时,他总能感受到一片清明----有如月光,洒落在森林深处的白沙地。
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晚上,他都能够及时地知道孩子的到来,就像孩子永远不知道其实他已清醒。他知道这个孩子知道他的全部,但他永远不会介意来自这个孩子的威胁。孩子从未效忠,但永远不会背弃。
他很清楚的记得:那一年,孩子跳着对他叫道“你为那个不知所谓的女神,杀了自己的兄弟?你为一个刚出生两天,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婴儿杀了我们自家的兄弟!!”。是的,这个孩子永远不会背弃自家兄弟!
多年以后,当阿布罗狄再次来到山下的村子里。他听见一个10岁的小姑娘在和从前的那位神父抱怨:“我帮妈妈洗了盘子。妈妈只夸了我一句真是我的小天使。弟弟捣蛋不让我好好洗碗,妈妈却给了他一块巧克力。”
神父对她说:“孩子,你要知道,让你生而成为一个小天使,是神对你的最大奖利。”
后来,走远的神父当然没有听到,10岁的小姑娘在他的身后轻轻说道:“其实,我更想得到那块巧克力。”
他当然也不会听道阿布罗狄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喃喃自语:“生作一位天使,是会让人疯的。”
右手的“漂亮”,只是因为它生而成为“右手”。
村庄背后的圣域里,有一位天使已发了疯。

[ 本帖最后由 由风 于 2013-3-25 14:37 编辑 ]

TOP

小风写的不错哦!~~~

虽然我是隆布党,但是,看到那个安慰,我不禁还是狂笑啊嘤嘤嘤~~~

TOP

回复 沙发 的帖子

也~12宫里终于有人啦~

TOP

嗯,又到一年双鱼月……今年阿布的生日咱将在台湾旅行,礼物欠下,回来再补!

TOP

阿布被借去当花童,哈哈哈,天使一般花童我也想要(重点不对!)
I am a saga,and my life is a canon ,but I love Shaka.

TOP

板着漂亮小脸蛋的严肃小花童^-^圣域老教皇创收第一来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