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原创]桑 青 舞(33楼,上半篇完结)

[原创]桑 青 舞(33楼,上半篇完结)

命运是位狭促的神,她在前面的十路口等你。
一、路见

三月末四月初的斯得哥尔摩,天寒微雪,不时有女巫打扮的人走过,拎着扫帚、揣着黑猫的都有。
阿布罗狄独自徘徊在街头,打着卷发儿、穿着花哨的衣服,领口袖口层层叠叠的缀着花样繁复的蕾丝滚边儿的。风很紧,吹得鬓角发疼,平常他是不饮酒的,身作圣斗士----就是清教徒的意思了。映着烛光的玻璃橱窗照见他的模样,他也不懂得今晚为什么要打扮得如此花哨,或许因为化装集会正散场,又或许…他觉得沮丧。他扶着胀着的双鬓嘻嘻笑着自我解嘲:像个寻花惹草的公子哥。
身边的三角帽突然翻起,露出帽沿下那双比水晶球还亮的眼眸,那是一位巫女,一假发抱着水晶球的小巫婆,她说:“命运是位狭促的神,她在前面的十路口等你……”
阿布罗狄惊异的眨巴眨巴眼睛。有个微弱且又熟悉的小宇宙正在由远及近,好似童年里盛夏的蝉音。
有人在呼救“救命!哎呀,救命!”求援的声音激起了战士的本能,他化光赶去,携刀的歹徒刹时飞出了几十米。有个女子,一袭白衣跌坐在漆黑的路中央,仿若折了枝茎坠在野草丛中的百合,又似迷了途的幽灵。
“小姐,你还好吗?”
女子轻缓的收拢了月蓝的发髻,拨开纷乱的长刘海抬起头来……微雪碎作冰尘,化作雾,散成风,拂醒一腔的酒意,锃亮了阿布罗狄惊异的双眸:“啊,阿娜丝塔西夏!原来你在这里!”
他惊异的叫嚷却使这迷了途的灵魂逾加迷茫:“我……我叫阿弗娜。年轻的先生,你是谁?”
“我是谁……天啊!你问我,我是谁?!”阿布罗狄握住那对纤细的腕,好似抓紧的那场梦会在疏忽间失去,“我是阿布啊!阿布罗狄!”
但这位战士激动的这一握却在那对纤腕留下了血痕,“哦,别这样先生,你弄疼我了。我不认识你!”
发生什么事了?阿弗娜,你在那吗?你还好吗?寻声而来的正是小巫婆,揪扯的画面撞疼了她的亮眸,她登时横眉竖目地叫骂起来:“你这个色狼!这个花心鬼!三更半夜的纠缠淑女!”她随手操起扫帚,摆起架式,“你…你还不放手!尝尝我扫把的滋味!”破扫帚横扫过来…
阿布罗狄偏过肩膀让开那横行的扫帚,厌恶地皱眉头。地上的女子突然有了动静,她痛苦的抱头呻吟:“阿……娜丝塔西夏,不……不是”
“阿娜丝塔西夏!阿娜丝塔西夏!”阿布罗狄的呼叫并产生多大的影响力,白衣女子已然昏迷。
小女巫还在纠缠:“还不放手!还不放手!再尝我一扫帚!”
阿布罗狄避开那只满声飞舞的的破扫帚,打横抱起女子快步离去。小女巫不依不挠的叫骂声追着他的足迹遍部了整个街区:“死色鬼!大酒鬼!花心鬼!快来人啊~~~~~色狼半夜打劫名门淑女~~~~~~~~~报案啊~~~~~~拐卖啊~~~~~~~救命啊~~~~~~~~~~~~~~~~~
不消片刻,本不太热闹的的街角已站满了人,男女老少都聚在暗黄的街灯下听一个小巫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夜幕下的那声罪恶。不一会,火警来了,不一会,匪警也来了,再不一会,急救中心也来了,再再不一会电视台的新闻直播车也来了(爆汗,哪来的大嘴巴啊~~咱惹不起,惹不得啊||||||




附:其实这是很多年前的文章了吧?写一半夭折了~今天想起续起,究竟咱啥时才能将它续完呢?阿布,到你生日前咱会写完吗?双鱼月过去前咱会写完吗?如果写完了就当11年的礼物行吗?第一次在未完文时择段发文,呵呵
好吧,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由风 于 2011-3-19 12:06 编辑 ]

TOP

看来那名女子对阿布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呢!><
这似乎是发生在撒殿叛变后的事?
追寻灵魂之锁,倾听安宁之声。
破碎了的琉璃梦,以希望葬送。

TOP

呵呵,小灵,是这么回事。

二、旅居
在那万人空巷听哭诉的时候,阿布罗狄已入住在附近的一家名叫“旅居”的小旅馆里。旅馆的房间很小,除单人床和床头柜,剩下的空间刚好容得下沙发和一把矮几。白衣女此刻正沉睡在单人床里。她手腕上的伤包扎得很仔细。
阿布罗狄棒着咖啡杯深坐在沙发里。正当他对着自己杯中的倒影发呆时,女子苏醒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小姐,你醒了。来点什么提提神吧?嗯,白兰地…或者威斯忌?”
女子翻转手腕看了看新包好的伤。
那位漂亮的绅士道歉道:“我为我的鲁莽向您道歉。你太像……对不起,我有些激动。吓着你了,实在不好意思。”
女子莞尔一笑表示接受他的道歉,她说:“不喜欢酒,能否给我一杯您那样的黑咖啡?”
于是,阿布罗狄起身拉铃。
不一会,热咖啡送到了。
阿布罗狄又起身去接,递给女子时却不小心烫着了手。
他的笨拙样子为自己赢来了嘲讽,女子轻笑道:“真像个鲁莽的小弟弟。”
阿布罗狄正色起来追问道:“你有个弟弟?!”
女子嘟起腮帮:“或者有吧”,她轻声叹息:“就算有我也不能记得了。我的头部受过撞击。”
“原来如此……”绅士若有所思的应答女子觉得有些诧异。
对着那异样的眼光,绅士笑道:“哦,难怪你这么虚弱。”
女子也笑了,她说:“街上的事多亏您帮忙,我还没来得及道谢且让你先道起歉来了。”
阿布罗狄道:“那并没什么可谢的。”
“对了,在街上,你叫我什么?”女子问。
阿布罗狄哂笑着说:“没什么,我认错人了。”
女子又问:“先生,怎么称呼您呢?”
“你可以叫我……”阿布罗狄正要作答。小房间的门被敲得“嘭嘭”响。刚送咖啡来过服务生在门外大叫:“费尔森先生!费尔森先生!有位警长先生有急事找您!”
不待阿布罗狄过去开门,门就被撞开了。尖顶三角帽领着白髭红脸的大块头直闯进来,然后指着阿布罗狄的鼻子开骂:“大色狼!就是他!光天化日下竟敢强抢阿弗娜姐姐!还调戏我这样的名门大淑女!”不需睁眼瞧就知道来的是“黑街小巫婆”。好架势!震得阿布罗狄和服务生都是一愣。
身著警服的红脸大块头上前一步:“这位……费尔森先生,现在有人指控你劫持少女,限制他人人身自由。请你跟我到警局走一趟。”
白衣女子急死了,她一个劲的朝那女巫丫头使眼色打手势。那女巫就是不明其意,滴溜着亮眼眸,盯着阿布罗狄东瞧瞧西瞧瞧,懵懂了半天蹦出句:“哎,阿弗娜,这个花心鬼长得还真不错哩!”
“呼嗤”服务生忍不住笑了起来。
阿布罗狄的脸色难看死了。
被她称作阿弗娜的人都快羞死了!
只有那警长毫无反应的继续:“费尔森先生,请你跟我到警局走一趟。请您配合我的工作。”
阿布罗狄气争败坏的抓起外衣。
如此情景,阿弗娜联忙很没淑女形象跳下床来,扯着警长的袖子解释:“误会!误会,一切都是误会!警长先生,这位……费尔森先生没把我怎么着啊~唉,应该说是他他就是救了我。是他赶跑了街上的流氓打……”
小女巫也扯着阿弗娜的袖子,“阿弗娜!你还帮他说话?你喜欢上这小白脸了?”
平时冷清的小旅馆里这会闹哄哄的,住客们早已被那阵粗暴的敲门声吵醒了,都起身到过道上看这场热闹:为首的华服美少年黑着个脸埋头暴走,后面跟着个红脸警长正色阔步,警长袖子上粘了个白衣女郎头点得像鸡啄米一路 “误会误会”、“对不起对不起”,女郎的袖上又粘了个大呼小叫的女巫开口闭口“哎呀,阿弗娜,你可真有眼光!这个花心鬼长得还真不赖也~~又漂亮又气派!”,他们熟悉不过的那个服务生正使劲用他的旧手帕,那手帕就像掉进了水里,当然捞起来后还是没拧的。

[ 本帖最后由 由风 于 2011-1-17 15:24 编辑 ]

TOP

为首的华服美少年黑着个脸埋头暴走
嘻,阿布很可爱啊!

女巫小姑娘你太凶了吧,
阿布才不会拐带良家妇女0V0
追寻灵魂之锁,倾听安宁之声。
破碎了的琉璃梦,以希望葬送。

TOP

唉,小灵,是巫婆想拐带美少年哩,嘻嘻

TOP

三、邂逅
早晨,阿布罗狄坐在店铺门前打理新插的玫瑰花。阳光洒在雕刻着镂空玫瑰图案的白色休闲椅上,是个好天气。红脸大块头的警长从对面的街角走来,坐在他对面的空椅上,毫不客气的抓过他手边的那杯黑咖啡一仰而尽,像在喝一杯烈酒。
阿布罗狄冷眼瞅着他看:“勒克警长,黑咖啡5克朗一杯,付帐吧。”
警长呵呵地笑,摸摸口袋:“费尔森先生,你可真小气啊。一杯黑咖啡都不请客。”
阿布罗狄白了他一眼:“警官先生,不是我小气。这店又不是我开的。请你喝咖啡,回头仙蒂那小巫婆管我要了房钱还要饭钱呢。”
咖啡店的玻璃门“啪”的冲开了,拎着扫把的小巫女横眉竖眼地叫:“你又说谁巫婆?!又骂谁巫婆!!阿弗娜,你快来评评理!你的花心鬼又在骂人了!”
此刻,阿弗娜正在收拾店面二层的小阁楼。那里原本是个堆旧货的储物间,这几天来她随便清理了一下就租给了阿布罗狄暂住。仙蒂的大嗓门一叫,阿弗娜赶紧下楼。费尔森先生到来的这几天,她的耳朵和仙蒂的嗓门一样不得安宁。见是警长来了,她连忙上前打招呼,并对警长帮忙处理好那场风波表达了她的感激之情。
被漂亮的女郎这么一夸,警长有些得意,得意之余又有点不好意思,转而夸奖起费尔森先生来:“多亏了费尔森先生帮忙,我们警方才能这么快抓住那两个劫匪。费尔森先生的身手可真不错哩。在哪练的哩?”
阿布罗狄嫌恶的皱起眉敷衍他:“举手之劳,不够挂齿。只要警长先生不再误听她人胡说八道到处乱抓人,害我被旅馆扫地出门没处落脚,我就不胜感激了。”
本来已被阿弗娜赶进屋扫地的仙蒂听了这话,又跳出门来:“有话说明白!那个‘她人’是在说谁?”
阿弗娜急忙打圆场:“费尔森先生住在这里,为客户表演花艺,我们生意可好了!哎…呀,仙蒂快别闹了!”她边说边推仙蒂进屋。
警长听着里屋的吵闹,撇着胡子笑了笑,站起身继续巡逻。
屋里隐约传来仙蒂的叫骂:“阿弗娜!你干嘛总向着那个花心鬼!”
阿布罗狄继续整理那盆花。
蓝色短发的男子在警长刚离开的地方坐下。
阿布道:“先生,本店敞未开始营业。”
男子吹了起口哨:“哟,阿布罗狄,让人好找啊!老大叫你出来找人,你倒清闲,躲在这练花艺。”
阿布抬眼看他,是迪斯马思克。阿布三两下处理好那盆花,望一眼咖啡店的玻璃橱窗,仙蒂正在抹桌子,阿弗娜已经进厨房煮奶茶去了。他领了迪斯进门,把花摆在对门的柜台上,扔给仙蒂两个硬币,说:“两杯水!”
仙蒂呶呶嘴:“自已倒!”
他于是自倒了两杯清水引着迪斯上楼,又转身交待:“我和朋友谈事情,别打扰我们。”
仙蒂道:“懒得理你!”
一进房,阿布罗狄就把门反锁起来。
这半截阁楼里的房间又小又矮,十分憋闷。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站在里边几乎起直不起腰来。房里临时搭了张行军床,有一块写字台,摆轩着一个电暖炉和一面穿衣镜。房里的摆设虽少,倒出收拾得整洁。
迪斯站在那个又小又矮的房间里摇头晃脑:“嗯~~真他妈憋屈~~有意思,漂亮的阿布罗狄竟住在这种鬼地方”
阿布把水塞到他手里:“老大要你来找我?”
迪斯抬抬眉毛表示肯定。
阿布捏起了下巴。这是一个旧习惯,他的下巴刮得很干净,摸不出胡渣,只是每当阿布罗狄遇到了棘手的问题时就会习惯性的捏起下巴。
迪斯说:“老大问你人找到没有?”
这时,阿弗娜在外面敲门:“费尔森先生,你和你的朋友在里面吗?请他喝杯奶茶吧。”
阿布恼怒地回答:“不用了,我们有水!”
迪斯笑道:“阿布罗狄,真够小气的,朋友来了就请一杯水。”他自已走过去开门。
不料,阿布抢先堵在门上,他粗声粗气的说:“我说过我们不希望被打扰!我有水。”
迪斯挤眉弄眼:“阿布罗狄~~怎么这么对待淑女?”
门外也有人在说:“怎么这么对待淑女!”
门开了,仙蒂拿着钥匙站在门口。阿弗娜端里新煮的奶茶站在她身后。
迪斯歪着头越过阿布的肩膀往外望, “她……”
阿布罗狄回身推开仙蒂,接过阿弗娜的奶茶,说“谢谢”回身关门,反锁。
迪斯在看他。
他说:“有人封印了……她的记忆。”
迪斯还在看他。
他又说:“这些年,她过得很好…”停了停,他又说:“这一些,你可不可以别和老大提……”
迪斯抬起眉毛,不说话。
阿布叹了口气:“你就说人,我没找着……还在找”
迪斯终于开口了:“这次老大要我来找你,是要你去趟仙女岛。仙王座亚路比尼奥越来越不规矩。老大已经派米罗过去,他希望你去搭把手。”
阿布松了口气,应道:“让老大放心吧。我会让他满意的。”
迪斯走过去开门,他说:“这里的事,我不会和老大提一个字。你自已和他说去……”

TOP

这个是....魔法世界+小宇宙世界?有没有魔法加魔宫玫瑰的绝招啊?XD
I am a saga,and my life is a canon ,but I love Shaka.

TOP

回复 7# 的帖子

哈,亲,没有魔法世界也没小宇宙世界哦~这是个正直世界,嘻嘻

TOP

四、执意
阿布罗狄离开瑞典去了趟仙女岛。临走时,阿弗娜关切的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说:“不知道。”又笑了笑说:“总会回来。”
难得仙蒂小巫女没有兴高采烈的欢呼“终于甩掉大麻烦了”,还两眼泪汪汪的学人抽泣。
阿布罗狄刮着她的鼻子耻笑她:“怎么?舍不得我走?还是因为我终于要走了喜极而泣?”
仙蒂拍掉他手:“去你的,花心鬼!”

仙女岛的事很快得到了解决,阿布罗狄回圣域复命。他单膝跪在教皇宝座前承述事情的经过。教皇赞许道:“很好!阿布罗狄,你办的事情总是让我很放心。”然后,教皇撒卡挥退左右御下沉重的面具,走下宝座扶起阿布,说:“我们有段时间没聚了。走,去尝尝新进贡的咖啡。”
他们一起到宝座幕布后的休息间里小坐。在那些蒸馏器皿“咕咕”怪叫的间隙,撒卡问了阿布一些有关米罗的问题。阿布捏着下巴,皱着眉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他说:“米罗很好!也很尽力!但我不喜欢他处理事情的方式。太血腥……也太浪费时间。”
撒卡说:“阿布,你仍旧那么缺乏耐性。”话锋一转他又问:“女神……好吗?”
阿布捏着下巴应道:“女神?什么女神?女神在你的壁橱里。”
撒卡狐疑地看着他:“怎么,你没找到她?”
阿布觉得不耐烦:“找到了又怎样?没找到又怎样?”
撒卡垂着头趴靠在两膝间,用相对十指轻轻顶住那忧豫的眉心,深蓝的长发散落下来,顺着茶色的皮质沙发椅,散落一地,他说:“阿布,圣战就要开始了。我们得抓紧……”
阿布哼道:“抓紧什么?”
撒卡从双膝间抬起头来失神地看着自己那苍白纤长的手指,他说:“日本那边已经传出女神降世的消息了。”
阿布烦燥地说:“那事我知道,仙王座不就为这个被杀的嘛?”
撒卡抓住额头,咬牙切齿道:“那是个冒牌货!”
阿布看也没看他,应道:“谁是冒牌货,我们清楚。”
撒卡痛苦地把头埋在臂弯里。
阿布终于察觉不对头,于是走过来扶着他的肩臂。他的嘴唇轻轻搐了数下终于说:“撒卡,如果我把她带回来。你能带她走吗?”
撒卡喃喃自语:“走?走到哪?我是她的教皇,她是我的女神。她是女神,应该呆在女神居。”
阿布嚷嚷道:“她不是!你知道她不是!她根本不可以回圣域!更不能住在女神居!”
撒卡挥开肩膀主的手跳起身来追问:“她在哪?你找到她啦?”
阿布迟疑了数秒,他注意到撒卡的双瞳正在慢慢发红,这使他在心里暗暗吃惊,也终于下定决心,他说:“没有,我没找到她。”
撒卡叫道:“你找到她了!我就知道你找到她了!你一定找到她了!只有你找得到她!”他拑住阿布的双臂,他大吼道:“告诉我!她在哪?!在哪!”
阿布摆脱撒卡的拑制同样吼道:“我说过我没找到她!别说我不知道她在哪,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带她回来!更不会让你带她回来!你休想找到她!”
撒卡扑上来,怪叫道:“你果然知道她在哪!!”
阿布深吸了一口气,回答:“你要找到她,除非从我的尸体上面踏过去!”
撒卡双眼霎时血红,他抡起一拳,重重的落在阿布身上,阿布罗狄的身体穿过幕布飞了出去,撞在房梁上,又顺着墙壁滑了下来,跌在地上。
这时,有人走进教皇厅:“哎呀,阿布罗狄,早跟你说不要和老大比试。你就是不听。你打不过他的。”来人是迪斯。他扶着挣扎着爬起来的阿布罗狄往外走。
阿布罗狄擦干嘴角的血痕。他听到撒卡在他们的身后“呼呼”喘气。撒卡说:“起不住,阿布。有时……有时我真的很难控制自己。你的话我全信。拜托你继续找找她。只有你能找到她。圣战就要开始了……阿布,我们需要女神啊~~!”

TOP

撒殿还是那样分裂得厉害╯╰
看到阿布被打伤不禁心疼了一下T^T
追寻灵魂之锁,倾听安宁之声。
破碎了的琉璃梦,以希望葬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