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原创)Adieu, Le ciel bleu dans mon cœur

(原创)Adieu, Le ciel bleu dans mon cœur

Adieu, Le ciel bleu dans mon cœur
                                 ——别了,我心中的蓝色天空


当他在危难之中召唤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察觉,这个高贵的灵魂——

“谢尔•凡多姆海恩”

凡多姆海恩家族是把英国皇室的种种恶行隐藏起来,一旦出现危害皇室的行为,他们会用尽所有的手段消灭那些人。
因此,该家族的成员也背负着普通人不敢想象的东西。身为伯爵的他有着种种别称:「恶之贵族」,「女王的看门狗」,「黑社会的秩序」,「女王的番犬」……谁能想到,这个身处高位,却被阴郁笼罩的世袭贵族,仅仅是个12、3岁的少年。


年仅十二岁就拥有了英国最大的玩具公司,同时也是凡多姆海恩的当家。

令人羡慕的谢尔•凡多姆海恩却没有一般小孩的天真活泼,那双海蓝色的双眸总是流露出与年龄不相配的世故,他不会向任何人撒娇。不会把自己软弱的一面展现在别人的眼前。在别人的眼里,他可能是没有弱点的……

另一方面,这个年轻的贵族少年又比任何个孩子要成熟的多,他要处理各方面的事情,那通常需要很大的胆量。而他也都有很大的决心。

凡多姆海恩家是为了抹杀女王的忧虑而存在的阴影,一旦踏入那个巢穴。就无法再度返回光明之地。

高贵的灵魂有着何等的信念,这一点,从他和我签下契约的那一瞬间,就已经表露无疑。

谢尔曾说过一句话:玷污了女王的家园的人,我将赌上我的家纹以及我的所有荣誉,我将用尽一切手段去阻止。

孤傲而具有威慑力,冷酷且又忠坚无比——对于自己的信念。

这是个何其美味的灵魂……

与之定下契约,成为他的执事,一心一意侍奉他的同时,也在期待契约结束之后的那一刻绚烂。

对于他的命令,我的回答只能是:“Yes, my lord。”

只要他拥有契约书 ,即使他不召唤我我都得过去。
契约书,其实是恶魔为了不让猎物逃走而留下的证明, 不管情况下, 只要契约书还在, 就拥有强大的执行能力, 但是代价是……对方绝对不可能从恶魔身边逃离 。
是的 ,不管去哪我都会跟随他 ,直到永远 ……

“只有你不能对我说谎 ,绝对 。”——这是那个孩子的又一道命令。
对此,我依旧回答:“Yes, my lord。”
——我不会说谎 ,不会像人类那样 。
就算身体毁灭 ,我也决不会离开他的身边,一起直到地狱到尽头。

——“就算报了复仇 ,也不可能让死去的人复活 ,更不会让他们高兴 。但是……我不是为了已经逝去的人 ,才回到凡多姆海恩家的 ,而是为了自己。 我要让那些背叛凡多姆海威家, 沾满罪恶的人 ,尝到跟我一样的屈辱和痛苦……现在我在做的事都是我自己期望 ,自己选择的。我,绝不会后悔,也不会撒娇。即使是对任何人 。”——

就像我一直所坚信的那样:谢尔•凡多姆海恩那高贵的灵魂,让我产生一种固执的迷恋。
是的,只有我,才能够拥有他,拥有那尊贵无比的海蓝,拥有那纯洁无瑕的心念……

然而……

我怀里的那个孩子在水中睁开他已变成血红色的双眼——那是恶魔特有的眼睛——我就明白,从那一刻起,我便永远地失去了他……

没错我是恶魔,根本不知道人类食物的滋味,但是我能够知道的是,人类灵魂的味道。

将手插进他的心脏,丝丝殷红立刻晕染了周遭深蓝的海水。血染的海,犹如不久之后映入我眼中的、他血色的瞳仁……

“真是唐突的问候呢……企图在我作为恶魔之前杀了我。”费力地将他弄上船,年轻的伯爵冷酷地对我说道。

“不,我是想要证实,您是否真的能作为恶魔苏醒。”不管他的语气听起来多么带有敌意,我依旧恭敬地给出回答。

“原来如此,想要准确把握情况么?”高傲的少爷站了起来,稚嫩的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作为执事,这正是正确的选择。”

——“在这世界上是无法完全遵守规则的 ,一定会出现违反规则的骑士, 背叛主人的棋子 ,若是有丝毫的犹豫, 马上就会……将军。”——
这是他曾经说过的话,那么现在,他是在讽刺么?

——“悲观着,叹息着,这么做有什么用,停滞不前,即使是死人也办得到。可是,我活着,用自己的力量站着,终有一天会死的话,还是不要留下遗憾比较好吧。”——
虽然曾经他这么说过,可是他却活着,作为我的同类,永远地……
…………
…………

“早上好,少爷。”
清晨,我一如既往地向他问候,拉开窗帘,细心地为他梳妆打理——一切如故。
然而,这一切又并非“一切如故”。
我亲手为他换上黑色的礼服,幽暗的颜色,仿佛葬礼一般。
仔细地将黑色的丝带系成完美的领结——如少爷曾经说的那样,恶魔只有美学,我当然希望一切都做得完美。

“还想在扎得紧点儿么?”那双血色的眸冷冷地看着我,试探一般。
“不。”我保持着昔日里的和颜悦色,仿佛什么都未发生。
茶具准备的精确无误,我将计时的沙漏翻转过来:“今天红茶New moon drop准备好了。”
斟满并不存在的茶水,我将杯子递给他。
“今天的计划是什么?”的确如同平常,他淡淡地问道。
我说过,这一切已经并非寻常,正因如此,我回答道:“没有。”

“哼……”冷漠地应了一声,他细细地品了一口那并不存在的茶水,“味道不错啊……”

不得不说,这种情况让我丝毫都笑不出来。
接下来的一系列活动:与伊丽莎******的会面、处理宅邸各项事宜以及其他相关的琐事……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

向那些悲伤的仆人道别之后,我们踏上了离开的征程,马车摇摇晃晃地行使着,青石铺置的路面上回响着清脆的马蹄声。

“原本还期待和他们的契约结束后你会如何行动……真的很可笑呢,塞巴斯蒂安。竟然想要亲手杀死我呢……”面前的伯爵仍旧冷冷地说着。
“复仇结束之际,就能得到您的灵魂。因此我才成为执事伺候您左右。”我平静地回答道。
是的,这也是我的初衷。

“可是我一直这样活着。”伯爵说这话的时候,阳光照了进来,照进马车,照在他年轻的脸上。

“……是啊,一直活着。不是作为人类,而是作为恶魔……”我毫无表情地陈述着事实,“那一天,阿洛伊斯•特兰西和汉娜•阿娜菲罗斯缔下了契约,‘谢尔•凡多姆海恩将按照我和主人的契约作为恶魔重生’”
“正因为这样,所以……我永远无法吞食您的灵魂”我听见自己用和伯爵同样冷漠的语调宣布结论。

“没错,同时我在那迷宫里向你下了命令……”他摘下眼罩,右眼显现契约的纹印,“你永远是我的执事。”
“是的……对那个命令,我回答了‘Yes’以后……”我也摘下了手套——五芒星的契约标志“奥多之眼”依旧清晰,“我便不能在吞食您的灵魂,我是恶魔,恶魔的执事。”

恶魔只有美学,对于主人的命令,都必须严格执行。
…………
…………

昏暗的悬崖,我抱着年轻的伯爵。
“真舒服,像是在长时间被束缚后解放的感觉。”他的语气显得有些轻松。
“没错,对的我将被永远地束缚。”对于他的态度,我回答得有些僵硬。
听了这句话,我感到他的手在我肩膀上稍稍紧了一下。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什么。

“你是我的执事。”他的声音生硬冰冷而不带任何感情。
“我是你的执事……”我机械地重复着,犹如呆板的拉线木偶,“永远地……”
“以后你的回答只能是一个,明白吗?”熟悉的声音里甚至连往日的孤傲也消失殆尽。

白天染成黑夜,砂糖染成盐,智者染成骷髅,并且将藏青色染成金色——这是克洛德•费斯达斯的风格。那家伙在被我刺中之后的弥留之际,用吐着鲜血的嘴喃喃道:“热情变为虚伪,虚伪变成诚实,野犬变为伯爵,那就是……的执事。”

我一直觉得这家伙总是傲慢狂妄,又有些装腔作势,甚至在灵魂消散之际还不忘使用这种刻意生硬的修辞,但现在,我竟像他那样感慨——高傲变成冷漠,蓝瞳变成血眸,契约变为桎梏,伯爵变成……恶魔……


抱着他纵身跳下高崖,我心里默默地低喃:“Adieu, Le ciel bleu dans mon cœur(别了,我心中的蓝色天空)……”
与此同时,我说出了那句曾经被我带着愉悦的心情重复了无数次、而最后又将我带进这永远的桎梏中的那句话——
“Yes, my Lord。”


——全文完——
鱼说:我时时刻刻把眼睁开是为了在你身边不舍离开。水说:我终日流淌不知疲倦是为了围绕你,好好把你抱紧。锅说:都快熟了还这么多废话。。

TOP

紫大也看黑执事么,呵呵。

不过说实话,动画的这个结局真让我喜欢不起来。

夏尔彻底黑化了
做人要低调,
偶尔冒个泡~~~

TOP

是啊,是啊,我宁可接受第一部的结尾……第二部总觉得乱七八糟,画蛇添足……
鱼说:我时时刻刻把眼睁开是为了在你身边不舍离开。水说:我终日流淌不知疲倦是为了围绕你,好好把你抱紧。锅说:都快熟了还这么多废话。。

TOP

听说还会有第三部,到时再看看吧。如果有第三部的话总觉得是BE
I am a saga,and my life is a canon ,but I love Shaka.

TOP

引用:
原帖由 赛妮洛 于 2010-9-22 07:24 发表
听说还会有第三部,到时再看看吧。如果有第三部的话总觉得是BE
这样的情况,我觉得第三季就没啥意思了
鱼说:我时时刻刻把眼睁开是为了在你身边不舍离开。水说:我终日流淌不知疲倦是为了围绕你,好好把你抱紧。锅说:都快熟了还这么多废话。。

TOP

我其实更喜欢第二季的Alois...一个更为悲情,也更真实的人物。
EGO. 
SUM. 
同人男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