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碎片(短篇,旧文拜坛)

碎片(短篇,旧文拜坛)

碎片1 睡通铺的年代

“艾俄洛斯哥哥,大家睡得都好吗?”

“很好,阿布罗狄也快睡吧。”

碧蓝的眼睛合上,长长睫毛覆盖在五官精致的脸孔上,透露出仅属于孩童的天真纯朴。阿布罗狄很快陷入香甜的梦境,梦里有粉红色的兔子,荆棘丛中的床榻,还有若隐若现的银发魔术师黑色礼帽的一角。

金棕色短发的少年起身,视线再次从白月光下沉沉睡着的一排小鬼们身上扫过,确认没有人踢了被子,没有人睡相太差,微笑一下,轻手轻脚离开大房间。

黑暗中传来嗤嗤偷笑,一团蓝卷毛蠕动几下,肉乎乎的爪子伸出来:“里奥,把石头拿出来,我们继续。”

“我哥走远了没?”另一个细小的声音。

“嘘!当心吵醒卡妙,他说不定会去打小报告。”

“你自己先轻点儿声吧。”旁边的绿发男孩冷不防搭腔,翻个身,接着索性把头埋进被子里。

黯淡的光线下谁也看不清蓝毛团子龇牙咧嘴做鬼脸的表情。

外面有风从树的缝隙间偷偷溜过的声音,水一样的月光在枝头跳跃,泛出点点银白。远处,暗蓝色的海滚动着,黢黑的岩石间碎沫卷起又迅速消散。

空气是寒冷而潮湿的,金发少年裹紧了外套。



碎片2 棒棒糖事件

训练场一角,全天的练习刚刚结束。两个十来岁的少年并肩走在一起。

“今天我给阿布罗狄偷带了棒棒糖,被里奥发现了,真要命啊。”艾俄洛斯匝着嘴,揉着头发嘟囔,“啊……水汪汪地看着你谁都受不了嘛。我觉得我被弟弟讨厌了,是个偏心眼的坏哥哥。”

“阿布罗狄总是很晚才睡,最要命的还是会在你走过的时候问别人都睡了没。不过被这么可爱的小孩特别喜欢着感觉真的很不错啊。不不,我不是说长的可爱的小孩我就偏心啦,啊……里奥说的果然没错,没错。”

“其实,他在我值班的时候也总这么问。”保持沉默半晌后,身边苍蓝发色的少年吐出一句话。

“……”艾俄洛斯立刻很受伤一般住了嘴。

“呃,不过没有叫我带棒棒糖这种事,看,果然还是比较信任你呢。”

“……是吗?”

“那个,你是想要我安慰你吗?”认真思考了一阵后撒加突然领悟了伙伴发牢骚的真意。

射手座有些窘迫,有些刻意地埋头继续自顾自苦恼:“小孩子很敏感的,万一里奥以后得了棒棒糖情结……看到棒棒糖就想起偏心的坏哥哥。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头发花白起来了啊。”

“可是,艾俄……偷偷带零食是不对的,我记得教皇大人制定的行为守则上有这条。”

“这无关紧要嘛。我可是被弟弟讨厌了的哥哥啊,这才是重点所在。”

“这也只是你自己在想……”

“不如明天去山下时给每个人都带一份零食吧,小孩子很容易满足的。棒棒糖体积太大,换泡泡糖你看怎么样?”

“为了公平起见保持和前一天的品种一致比较好,等等……你这是继续违规!”

“那,你和我分着装吧,比较安全。”

“……”

“啊还有,拿你的零花钱先垫着怎么样?”

“……”

第二天,训练场上人手一份棒棒糖。许多张灿烂的笑脸证明艾俄洛斯的人心收买工作成效显著。晚上他被叫去教皇厅问话,后面跟着一脸黑线垂头丧气的双子座战士。

“撒加,你真是个有难同当的好人。”领到打扫训练场卫生一周处罚的射手座深情地握住对方的手。

“明知是错事还去做时我总是做好了受处罚的准备的……”撒加回给他一个相当无力的表情。

后来不知是谁透出此次福利真正的资金来源,小孩子们情感的天平迅速往倒向仗义散财无辜受累的双子座,艾俄洛斯郁闷地坐一旁垂首叹气感慨这真是有奶便是娘的悲剧,他那年仅六岁的胞弟对此评价:活该。

拥有天使脸孔的始作俑者眨着眼睛,一声不吭,过一会儿终于选定了对象,默默凑过来,柔顺的水蓝长发触及撒加手背。

“阿布罗狄想吃奶油蛋糕……”

双子座战士突然察觉到不远处投来了混合着同情、不甘、幸灾乐祸……复杂到无法言述的目光。



碎片3 之后的夜

阿布罗狄在半夜醒来,模模糊糊中他以为又看到谁一晃而过的身影。今天是谁值班呢?

对了,已经没有人值班很久了。

年少的双鱼座来到教皇厅黑森森的前殿,惨淡月光中立柱投下长长的影子。他吐出一口气,手抚住胸口,感觉略微加速的心跳。呆立了数秒钟后,他对着静止的空气轻轻开口。

撒加哥哥,你睡得还好吗?

没有回答,他缓缓地低下头,回转身,把手笼成喇叭的形状,朝着山下大声喊起来。

艾俄洛斯哥哥,大家睡得都很好!

风空荡荡吹过午夜的十二宫。

Fin

TOP

哈哈,好吧,阿布罗狄是个好小朋友

TOP

了解

不知如何,了解一下


欢迎来访专业电话销售管理系统

TOP

突然被最后一段虐了
楼主  你还我好心情  温馨的感觉啊
本人从不弃坑
只是添坑速度高于某只破壳的蜗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