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无聊死我了]江湖(轻点拍啊)

什么?
可爱的C少  你说
没人顶?要干嘛?
弃坑!    你要敢弃坑  我就用眼泪淹死你
无视我的存在也就算了  居然还要弃坑
我  我   我    气死了
怒视你
本人从不弃坑
只是添坑速度高于某只破壳的蜗牛

TOP

喜欢蓝色小猫滴比喻,就像咱滴头像一样,嘻嘻
嗯,电脑送修……想到艳相门事件= =|||

老大出场,期待个

TOP

“啊,我知道,你是妙妙的爱人吧。”无视于撒加伸出的手。
阿布拉拉他的衣角。笑得更灿烂了。
“撒加,我们给妙妙带JUNIER的蛋糕吧。”阿布向街角跑去。
“诶,~~”加隆有气无力道“阿布,你差不多了吧。”
“诶,又没叫你耶,激动什么?”阿布不满的瞥了他一眼。
“我倒不在乎,只是,阿布你的fans团都等急了呢。”撒加眯着眼好整以暇的说。
“恩,啊?啊!“阿布瞬间明白四周灼灼目光的来源。(之前被X无视掉了)
“的却是很晚了啊,加隆我们回去吧。”阿布瞬间消失。
倾尽天下.....毕竟不过是一场落樱的繁华,
举筑击节,....再不见那眉间一点朱砂.......
明月天涯......夜守楼阁亦等不到你的蒹葭.
我的....啊..........

TOP

Er,I am back !
I did a good job in university entrance exam  !
倾尽天下.....毕竟不过是一场落樱的繁华,
举筑击节,....再不见那眉间一点朱砂.......
明月天涯......夜守楼阁亦等不到你的蒹葭.
我的....啊..........

TOP

更新~~~

最近中毒了。。。。384。。。。。啊
回头填坑。。。。(好人我是)、

趴在卧室的窗台上。卡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leo的死亡已经确认。按理说他该松一口气了。但一切显得更加扑朔迷离,他把头搁在雕花的栏杆上。身体依靠着阿布强行从公司拖来的大布偶。像一只鳙懒的猫。
rose 没动金库的钱。这不象他的做风。之前的 kill department 被完全请空他不得不重建
好在之前的文档是完备的。不过,那些人中好象多了一个不该存在的影子、
卡妙头痛的点燃一支烟。那个影子有着完美的伪装。可不是个善茬。
阿布的新专集销售情况很不错。发售第三周就登上了季度排行榜。不过,也因此公司的安排日程也越来越频繁。乘这个假期,让那孩子好好玩玩吧。。。想到这里卡妙的嘴角不禁微微上翘。

阿布气得七窍生烟。第二十次登陆银行帐号依然无法登陆。密码是错误的。怎么会aquere的情报一向准确。。
他在房间反复的踏起步来。“丁冬!”突如其来的铃声吓了阿布一跳,银行帐户登陆成功。。。。。莫名其妙的成功登陆让阿布有些发毛。他咽了咽唾沫仍取出了属于自己的金条。之后毫不犹豫的关闭了电脑。

撒加轻笑出声。亲爱的玫瑰,我一定将你亲手摘下。作为我今夜的祭品

[ 本帖最后由 COST 于 2009-7-25 11:43 编辑 ]
倾尽天下.....毕竟不过是一场落樱的繁华,
举筑击节,....再不见那眉间一点朱砂.......
明月天涯......夜守楼阁亦等不到你的蒹葭.
我的....啊..........

TOP

更新

弱弱的。。。这坑我忘在这一年了。。。。对不起大家啊。。。。、
正文。。。。。
纯白的光,纯白的倾颓神殿,纯白的百合花,还有纯白的天使。
阿布赤足踏上白色的微微有些碎裂细纹石板,然而,却有无数纯白的玫瑰从石板的夹缝生出他们柔嫩的花叶。白皙而脆弱的花瓣以甘愿就死的姿态亲吻着他的双足。阿布迷惘的向神殿走去。走过的路径盛开了一片纯白。。。。。。
身畔隐隐传来悠远的小提琴声,幽雅动人。渐渐的神殿近在眼前。碧湛湛的请流从由白蔷薇攀沿而上的神殿廊拄上倾泻下来。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被缚在十字架上的白色天使。他低垂着头,湖兰色的长发如水一般倾泻下来,此外神殿中似乎没有了其他颜色。
阿布觉得那人莫名的熟悉,便加快脚步向神殿走去。然而,当阿布踏入神殿的那一刻,他足下的玫瑰就变为血一般的鲜红夺目,耳畔悠扬的小提琴声消失无踪,只余下一声声低沉的叹息。沉缓的男低音轻轻的浮动在空气里。。。
“潘多拉的宝盒不可开启,
玫瑰下的不是爱情而是爱人的尸体。
国王饮下鸩酒,
王后只余下哭泣,
皇子的剑下是知己的亡魂。
命运之轮旋转多时,
你我是今夜的祭品。”
阿布有些害怕,想要后退,然而脚步却不停的向那个天使走去,天使的双翼以诡异的姿态折断,血珠滑落到地上转瞬变为血红的玫瑰。阿布站在天使的面前,面色苍白天使微微抬起头来,在阿布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阿布尖叫着从梦中醒来,那个双翼俱折的天使有着与他一般的容颜
倾尽天下.....毕竟不过是一场落樱的繁华,
举筑击节,....再不见那眉间一点朱砂.......
明月天涯......夜守楼阁亦等不到你的蒹葭.
我的....啊..........

TOP

第二章:血玫瑰的镇魂歌

卡妙生病了,烧到40度。于是阿布的假期计划华丽丽的泡汤了。
有些哀怨的守在病床旁边,阿布削了一个苹果,歪着头想了一会,便又把它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卡妙望着阿布安静的表情和柔和的五官,轻轻的笑出声来。“阿布,其实你。。。”
“不要”阿布倔强的抿起嘴角“我要陪着妙妙!”他抬手摸摸卡妙的额头,眉头又紧了几分。
“我。。没事的,又不是小孩哪里用得着这样的?”卡妙有些感动的“以后,你的档期紧,可不会有这样大的假期了。”
“呜。。妙妙赔我的假期。。。。”阿布不满的嘟起嘴。话虽然这样说却一点起身的意识也没有。。。。。。
卡妙不禁打心眼里笑出声来。

叮~~   
门铃打断了两人间的温暖气氛。两人抬头便看见手捧香水百合的兄弟两只
撒加温柔的笑着走到卡妙的床前将百合放入花瓶。加隆则直扑阿布进行魔音灌耳教育:“阿~布~罗~荻!!不去干吗不早说!!我在机场等了你五个小时!!!五个小时!!!”
阿布认命的往墙角猫“那个。。。那个。。。忘记了。”
“你!!”
“干嘛。又不是故意的。”哪个谁小小声说
“自己说,这都第几次了!!”
“我以为你习惯了的。。。。”
“阿~布~罗~荻!!”
“那个。。。我”
“够了。”撒加抬头望向那两只“卡妙在生病,再闹就出去。”
加隆噤声,悄悄移动到撒加耳边“哥?你没事吧?这小子真是你小情人?”
一个暴栗子告述加隆猜测错误的事实。。。
“我谢谢你,他可是个男的”撒加轻轻笑道“况且,他可是我的金主~”
“我不会签”卡妙小声却坚定的说“关于gemeni的案子阿布都不会接。”
“哦。”撒加微笑起来“你会的,我保证。”

[ 本帖最后由 COST 于 2009-7-25 23:37 编辑 ]
倾尽天下.....毕竟不过是一场落樱的繁华,
举筑击节,....再不见那眉间一点朱砂.......
明月天涯......夜守楼阁亦等不到你的蒹葭.
我的....啊..........

TOP

困啊。。。

下线睡觉。。。。。
倾尽天下.....毕竟不过是一场落樱的繁华,
举筑击节,....再不见那眉间一点朱砂.......
明月天涯......夜守楼阁亦等不到你的蒹葭.
我的....啊..........

TOP

现在才发现。。。这坑深得跟隧道似的。。。
无耻请求。。。观众们出来冒个泡吧。。。。仍砖头也行啊
倾尽天下.....毕竟不过是一场落樱的繁华,
举筑击节,....再不见那眉间一点朱砂.......
明月天涯......夜守楼阁亦等不到你的蒹葭.
我的....啊..........

TOP

诶.....


知道了......天作孽犹可受..........自作孽...不可活
倾尽天下.....毕竟不过是一场落樱的繁华,
举筑击节,....再不见那眉间一点朱砂.......
明月天涯......夜守楼阁亦等不到你的蒹葭.
我的....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