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五星红旗的骄傲——长野归来记

五星红旗的骄傲——长野归来记

亲爱的老婆and无星,虽然人人都告诉我应该先睡一觉,可是我还是迫不及待的写下这篇记录。
我不想错过我最佳的记忆时间。我不愿意不舍得任何一个细节。
我希望我能把现场的一切传达给每一个希望看到的人。

……前奏部分……

我第一句要说的是
——堪培拉的兄弟姐妹们,辛苦你们了。正是看到了你们的热情,我们才有更大的勇气和力量!
我第二句要说的是
——日本的学友们,我们终于尽力完成我们的任务了。大家,辛苦了!
我第三句要说的是
——祖国,还有那千千万万关注着长野圣火传递的兄弟姐妹们,对不起,我们应该做的更好。真的对不起,请相信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

留学生学友会的人尽力了。为了这次活动,多少人几天几夜不眠不休,为了减轻学生负担,一个人只收取2000日元费用(140rmb)。这些钱,连买T-Shirt也不够。可是这4000人,每个都包括了路费,旗帜费,饮食费(两个面包两瓶水),服装费(奥运T-shirt),徽章费。华人商会的捐款远远不能解决问题。学友会共赔上千万。而学生会长李光哲,接到了多少恐吓邮件。爆炸的,放有毒气体的,弄坏我们刹车的,不胜枚举。据说几乎是比之前所有的国家都多。
被ZD分子威胁,没有公司租车给学友会。只好各个大学的学友会自己行动租车。每个大学的负责人,都几天不睡,准备物资,列出计划。当天发布地点,然后为防万一,下午再次更改,为每辆巴士的地点都不同,防止有人破坏。因为,在东大正门门口,6-7辆巴士停在那里,目的明显,ZD分子一定会破坏。而到了晚上11点30分我们集合,早已经有媒体守在那里拿着摄像机了。我不得不佩服这群人的触觉敏锐。

到了我们车的集合地点,发现好多很年轻的女孩子,夜风里看上去那么娇弱,可是她们那样认真的换上奥运的服装,那样认真的商讨着口号和行动步骤。突然我就感到鼻酸。她们很多看上去还不如不足160的我高,可是都争抢着那沉沉的旗杆。怎能不感动于她们的热情。

上了车发现,因为资金和车子都很紧缺,连中间的座位也坐满了人,可怜几个180多的男生,缩脚坐下来就动不了了。让我感动的是,一个中年女性的OB也来了我们这里。她毕业很多年,可是她说她要带着长野的礼物去上班,让大家知道,她虽然在这里那么多年,可是她的心永在中华!

正篇——迎接圣火!!

其实本人不是个愤青,没有常识的直到法国圣火传递事件才知道西藏闹事和达赖是who。而在平和的底线上我尊重立场的不同。其实本人也知道,不管中国人怎么努力,也不管我们做什么,在外国人和外国媒体眼中,他们就是看一出闹剧。我们为什么去,我们去做什么——我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在圣火移动的时候,道路两边不是雪山狮子旗。(私下觉得那旗让我想到五毒教的旗子……)我们就是想让世界看到,不管什么地方,我们决不会听之任之的随他们破坏我们的领土主权。更简单的说,我们就是去表立场占地方,去让我们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一路上高速的休息站已经有ZD分子的队伍在等着我们了。
老早他们就放出话来,要挑衅我们的底线,让我们动手,他们将会拍下证据,要求领事馆取消我们的签证。他们也老早放出话来要影响我们的进程让我们无法抵达长野——卑鄙行径唯流氓二字可表也。
所以这一路能睡着的没有几个。半路的高速早有ZD分子堵着,我们下车买东西或者去卫生间就趁机挑衅。居然还没有到圣火那里就打伤了一个中国人!负责人下令关窗户。忍着几乎逼出眼泪的怒火我们刷的齐声关了窗。我们车子里的一位男同学毛了,不顾命令强行去拍ZD的行径。车长为了阻止差点和他肉搏相见了。我们劝住了那个男生——现在不是发火发难的时候,没有什么比准时赶到那里守卫圣火更加重要!!!没有什么比守卫我们中国人的尊严和骄傲更加重要。

当然,在高速站我们看到的是更多的大学学友会的车子。庆应,上智,埼玉,千叶……,甚至关西的京坂神地区的大学也纷纷赶来。让人感动的是九州大学的学友们每人2万日元,租了三辆小巴也赶来了。(由于我们这个官方组织人数限制,所以很多关东地区的人都不能报名,不然人会更多!)我们在高速休息处互相挥着五星红旗和奥运旗,互相喊加油。我们并不认识,可是我们却好像熟悉的是骨肉亲人一样。

哦,那个时候我才亲身体会到,我们炎黄子孙本就是血脉相连,那不停奔流的华夏热血,也是代代相传的。

到了长野,是早上5点刚过。我们站好了地点,因为长野和东京的温差关系,几乎每个都冻得瑟瑟发抖。加上已经开始飘起了小雨,而大家都没有打开雨伞。于是,为了壮声势,也为了御寒,我们一刻不停的唱起了歌。从歌唱祖国到我的中国心,还唱了国歌。大小各异的国旗奥运旗迎风飞舞,很多高个子的男生拿着超大的国旗挥舞,怎一个帅字了得!?东大学友会的旗子放在前面摆着。我拿的是一面中国小国旗,一面日本小国旗,还有一个长杆子的大奥运旗(那个不是一般的难打啊……),拼命的喊——我清楚地知道我就是在喊歌词,根本就不是在唱歌。现场那几条路,就好像军训的时候拉歌一样。

对面很多的记者开始拍摄。有记者提出给我们这几个作一天的跟踪访问,但是没有得到上面的许可,我们拒绝了。后来与记者的接触之后再报。

雨越下越大,我们等待着8点半开始的圣火传递。当中我们移动了位子,到了正面的台前。
这个当中,大部分人包括我在内,嗓子已经开始哑了。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喊的。于是我发现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从7点钟开始无数次觉得嗓子貌似已经出血了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可是听到周围有人喊:“中国!”一声宏亮的“加油”还是能非常迅速的冒出来!旁边有人说你嗓子真好,我苦笑……我喝水嗓子都疼呢。

开幕式开始的时候,门口已经是我们的学生了。我们的位子是正面,我的一面奥运旗和旁边两个不同大小的国旗相互辉映,而大家每个人都拿着小国旗,很多人脸上也贴着画着国旗!大家拼命的喊中国加油,奥运加油,北京加油,星野加油(第一棒的火炬手)。日媒说我们的中国加油的声音盖过了日本人给星野加油的声音这完全是不可能的。第一,我们也给星野加油,第二,现场除了ZD买的日本人在别的点活动呢,现场只看到几个老头老太太,还很和蔼的给我们点心和我们聊天呢。我们不比他们不到5个人声音大才好笑呢。难道站在只有三,四个老人喊两声会有更好的效果么?
星野先生举着火炬微笑着过去的样子我看得到。可惜手举着那个大旗我一直都没有照相。
用我最温柔的力量唱出婉转激昂。

TOP

第一棒过去以后我们开始迅速移动。这就是我们与藏毒正面冲突的开始。
转过了那条路,就看到ZD分子的那个队伍,不停的喊那句他们貌似唯一一句会说的洋文——free Tibet。我们就努力的用我们的旗压住他们的旗。可怜我这身高,拼命蹦起来去挥旗也起不到太大效果。后来我想到一个方法,我就找有摄像机的地方跑,专门往摄像机的镜头前面挥旗。弄得摄影师也没有办法拍别的。至于飞机上那些录像,就拜托高个子的同学们了。我实在不可能一路一蹦一蹦的走过去。

很有意思的是,突然在旁边呼喊的声音中看到了很熟悉的脸孔,高中同学啊,大学校友啊,甚至从前一起做part time的朋友,失去联络5年多,都能互相重遇,然后很快的叫出对方的名字,在这样的一个场景下重遇,大家都那样兴奋激动。

他们喊Free Tibet,我们这边就有个带头拿喇叭喊(貌似我们很不利的地方就是没有喇叭,为了不骚扰长野市民我们没有准备别的喇叭):“One China。”大家一齐喊:“Forever!!”喊:“中国,”大家就喊:“加油!”或者就喊对方:“说谎!!”有个姑娘还跑去路旁和一个我看到唯一一个欧美系的女人理论:“Do you know what freedom is……”
可惜,因为有的人去了别的地点,所以人数分散,我们又被与ZD隔开了点距离,所以没有办法全部盖住他们的旗。这是我一直很愧疚的地方。我多么希望可以做到全部遮盖住啊。

我们就在一边行进一边喊口号,随便是谁,只要喊一句开头,周围不管是不是自己校友,都跟着喊加油。一路上,只要想喊就喊,只要喊就必然迎来全体华人的应和。一路上的口号声,让我几欲落泪。

但是我不能落泪。
因为身前身后跟着无数的记者。我决不会在日媒前流一滴眼泪!!
因为不是每个前来的人都能流利的用日语与媒体对应,我几次被推到了记者面前。因为他们已经避开,我再避开实在不行,可惜我的历史知识实在不好。在一个记者问我关于西藏的历史的时候我只好含糊其辞,说西藏从上千年前就是我们中国的领土,很多学者都说和中国文化一脉相承。并且我转话题说,领土问题我认为和历史关系不那么大,所谓领土就是现行法律规定下的国家版图内的土地。国联也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对不对。记者就只好点头。我心想他很有可能为了继续采访才这么做。我于是跟他说道媒体道德,我说第一你们在采访前应该做好了功课,怎么能来问我西藏的历史呢。而且你们应该调查一下中国的国民生活满足度。他问我如何调查,我说最好就去实地做问卷调查,然后可以做因子分析……(我说什么呢,我估计我气糊涂了。)
最后他问我,你日语说的真好来了多久,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前两个问题我都回答了,最后一个我告诉他这是秘密,你可以叫我一个中国人。

在另一个学生很着急的解释西藏农奴制度的时候我也过去帮忙。并且我接着告诉他们,我们不是来做抗议的,我们是来支援圣火的。他说你是为爱国而来的么?我说不可以完全这么说。我说第一,我们都是身在外国的中国人,看到与祖国有关的圣火,我们来是要表达一种对祖国的感情。第二,圣火在长野过境,这是中日友好的象征,我们是来表达支持的。(汗,原谅我的官腔,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更好。)

接下来我纠正了路边警察谈到圣火和中国的看法。我告诉他,奥运主办是按城市而不是按国家的。所以我们说亚特兰大奥运会,说悉尼奥运会,说北京奥运会。你听谁说中国奥运会了?他马上点头称是。

之后,我们看到一个很厉害很厉害很好很强大的中国人,在发DL和奥姆真理教的教主的合照。我们很多人都拿了一份,给路边的人看。我就不停的大声说——这是真正的照片,不是伪造的。这个时候信州电台的记者又过来,我就问他,你认识这个人么?(教主)。他说认识。我问他你们日本人怎么看待这个人。他很犹豫,最后说我们认为不管怎样他是犯罪者。果然是记者啊。很有分寸呢。我于是接着说,这两个人是朋友,他们之间互相勾结互相支援,那么你认为这个人怎么样。
他愣住了,不知道怎样回答,而我的目的也不是为难他们,我就说:“这个回答连幼稚园的小朋友也懂得吧。”他连连点头说是。

基本上这就是我和记者比较有内容的几个回合对话,每次最后我都说我们相信中日友谊,相信日本传媒道德,拜托了!……可惜我们留学生的声音永远不在日媒重视的范围内。刚刚看到报道说——西藏旗和我们的五星红旗能一半一半的比率。绝对是胡扯!我们来了上万人啊。

中间有个很感人的地方,就是一个公园的小假山,个别ZD分子跑上去挥舞旗帜,结果好多中国人冲上去,用国旗把他们压住,压得死死的。警察只好在下面喊:“你们都下来!别上去!”我们就在旁边拼命的喊——加油!加油!
       
然后我们去看了第66棒的火炬接力。并且高喊,感谢长野,加油奥运的口号。
接下来我们被告知,终点处我们已经进不去了,临时交给京都大学那边的学友,我们就回去了。这个时候,每个人已经精疲力竭,嗓子已经说不出声音了。而且衣衫单薄的在冷雨里面浇了7个小时,于是都有些遗憾的无奈上车了。

这次我们尽力的支持圣火,但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压住所有的ZD旗帜,我分析出两点原因。第一,因为对方的各种特点,日本警方常常不允许我们接近他们。第二,我们人流实在分散。因为学友会要求学生跟住自己的车的那个队伍,到头来常常要顾着找队伍了。来不及反ZD的旗帜。

希望接下来的传递支援学友们能吸取我们的教训。让圣火的光芒照遍世界每个角落!
首尔的弟兄们,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谢谢你们!!
国内的朋友们,圣火就要回到你们的身边,一切拜托了!!

********************************************
某人,你让我发到这里的……希望没有违反啥版规哦。照片随后奉上。慢慢上传哈。今天我没力气了……

[ 本帖最后由 dodo 于 2008-4-26 16:01 编辑 ]
用我最温柔的力量唱出婉转激昂。

TOP

看了这个我很感动,你们很棒,不必愧疚 你们已经做的很好了 从圣火传递最初被干扰起 海外的华人就表现出令我们骄傲的强悍 我不止一次的感慨 中国的确是变得强大了 中国人的确是强悍的 尤其是海外的中国人 在异国他乡的你们为了保卫圣火将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不仅仅是资金 更多的是热情、汗水,甚至泪水 你们要忍受更多更沉重的压力 感谢你们!等到圣火回到北京的时候 你们的热情和责任也将随着圣火一同传递到我们手中 我们相信 我们的祖国是强大的!
愿民安康 愿国安泰

TOP

dodo看了这个我只能说你们很棒!!!!!比起某些只想着破坏国家领土的卑劣分子和
那些吃饱了没事撑的外国人,你们就是我们心目中的英雄!!!!!ps偶想问你要这篇文
的授权可以么?我想让更多人看看咱中国人的骄傲.pps好好休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
我在迷宫的十字路口不断徘徊徘徊。。。。。。

TOP

很感动。你们很棒!!由衷地为我们的祖国以及同胞而骄傲!!
每一个漆黑的夜晚,都有一次等待黎明的机会,即使晨曦永远射不穿沉重的天际。 我亲爱的,为什么你比从前更寂寞?

TOP

佳佳同学,转载自由。

谢谢楼上的安慰。不过想到不能完全压住他们,还有被打伤的留学生,都是觉得很遗憾。不过当然感动的更多,看到一个女孩子扭伤了脚,路过一个毫不相识的男生,马上把她背起来下楼梯。真的是好感动!!看到我们车长一直说要文明,后来又自己发彪,哭笑不得的感动。还很可爱的是,我碰到了一个多年没见的高中同学(我们高中毕业生大部分都在日本念大学啦。),当时我们总吵架,我就喊我另一个高中同学说看到了不明物体,然后周围所有人都奋起了——在哪里,在哪里。原来以为我在说ZD。狂汗一个哈。今天早上一睁开眼睛发现我竟然睡了13个小时……狂汗一个。

下面开始放照片了。。。。
用我最温柔的力量唱出婉转激昂。

TOP

两方争执的画面!!!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用我最温柔的力量唱出婉转激昂。

TOP

貌似这个就是在假山上的!!!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用我最温柔的力量唱出婉转激昂。

TOP

早上5点钟起来占位子...红旗飘飘啊.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用我最温柔的力量唱出婉转激昂。

TOP

撒谎!达赖喇嘛!

当天很多私家车来噢.不是在车头插两个小国旗,就是把天窗开开,从上面打开一面大国旗!!都是早上5点多就来.每辆车子过去,都必定引起一阵欢呼声!!!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用我最温柔的力量唱出婉转激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