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祭约海》[完结]

《祭约海》[完结]

天海那边的闯关活动,题目都很美好很有爱。
可以分开写,不过我不舍得,有连题目连贯性很好[掩面]
于是动笔写了篇原著背景的粮食,把题目都串连在一起了><

鉴于这是微小说征文,每个题目200字限,
于是说每章都会很短|||

===================================================

题记 游鱼

囚禁前的我是一条鱼,瞻仰着代表「信仰」的女神像。囚禁后的我是一条鱼,手握着象征「征服」的三叉戟。

童年时的我是一条鱼,畅游在名为「自由」的海洋中。长大后的我是一条鱼,搁浅在名为「命运」的沙滩上。


Chapter 1 双子物语

从今天起,撒加跟我,分别以双子座黄金圣斗士及双子座黄金圣斗士替补的身份留在圣域。

撒加常对我笑着说:“加隆,以后圣衣我们轮流穿,一三五我的,二四六你的,星期日穿便衣。”

我一般都会回答:“这样太麻烦,干脆分单双日好了!”

我们还曾经讨论过,既然双子座的圣斗士有两个,那么双子座圣衣应该也有两件才对。

有段时间我们经常瞒着艾俄洛斯偷偷潜入教皇厅,就是为了找那件不存在的圣衣。

那时我们仍然年少。


Chapter 2 总栽弟弟和民工哥哥/总栽哥哥和民工弟弟

自从其他准黄金圣斗士来了以后,我就怀疑到底撒加是不是有受虐癖,不然怎么他都喜欢把艾俄洛斯的功夫抢来做?

就是想当圣域总裁,不,是圣域教皇,也不用这么拚命吧?而且每次还把我拉下水,当我是免费劳工,我像吗!

本来教皇只叫他帮忙照顾一下新来的修罗、迪斯和阿布罗狄,现在可好,他把卡妙跟沙加也接来了,说艾俄洛斯忙不过来。

真想跟他换一下位置,他当民工,我当总裁,不,是教皇候选人,让他明白我的苦处。


Chapter 3 每日游戏时间请勿超过三小时

我受够了!那些小子们根本就不懂得啥是小宇宙、圣斗士、女神、圣战……

但我不得不承认雅典娜有点眼光,祂手下的准黄金圣斗士只花了三天就知道如何分辨我跟撒加。

对着撒加时他们都会很乖很听话,然后对着我的时候就全变成魔星转世,把双子宫或竞技场搞得天翻地覆,每次我都得花上三小时收拾残局。

终于有天我去了找撒加跟艾俄洛斯,慎重其事地对他们说:“以后规定那些小子每日游戏时间不能超过三小时!”

没想到结果还是出事!


Chapter 4 可以吃的弟弟

穆跟艾奥里亚双双跪在教皇厅,撒加跟艾俄洛斯站在两旁,我以双子座候补圣斗士兼证人的身份前来旁听。

“艾奥里亚,你怎么跟穆打架了?”艾俄洛斯蹙眉问,小狮子低下头:“我听到他说今晚要吃我。”

“吃你?”教皇楞住,穆气道:“我说今晚吃狮子头!不是狮子座!”

艾俄洛斯一怔,我差点就笑了出声,教皇老头似乎在忍耐,倒是撒加还能微笑:“艾奥里亚,跟穆道歉吧。”

“对不起。”艾奥里亚倒是知错能改,穆咕哝:“算了……”


Chapter 5 海鲜和疹子

其实小时候的我一吃海鲜就过敏,身上会将出红色的疹子,很痒很难受。

可是偏偏为了迁就艾奥里亚,晚餐由原本的狮子头变成海鲜餐。

我沉默地看着满桌丰饶的菜式,怎样也提不起胃口,结果还是撒加在深夜偷偷下厨弄了顿好的给我吃。

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模样,他只能叹气苦笑:“还好你是圣斗士,要是当海斗士,准要饿死。”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Chapter 6 和爱琴海说HELLO

上次闹了个大笑话,穆跟艾奥里亚都很尴尬,结果撒加提议放假去爱琴海轻松一下调和气氛。

我看到穆跟沙加两人站在海边不知在说什么,走过去给了他俩一记爆栗:“小子们,在聊什么?”

沙加皱着眉头,倒没发作,平静地说:“在说你跟撒加。”

“哦?”我颇感兴趣,只听见穆缓缓说道:“我说,撒加就像天空的鸟,而你就是海里的鱼……”

我不悦的打断他:“我跟撒加怎可能隔这么远!”

他俩无可奈可地看着我,表情真是欠扁到极!


Chapter 7 捉迷藏

后来米罗提议我们玩捉迷藏,撒加笑着对我说:“一起玩吧。”

我无奈答应,等修罗闭上眼我就拉着撒加躲到突出海面的一块岩石背后。修罗数得快找人也快,我想是因为这里地形太空旷。
   
蓦地,我听到修罗从上方喊道:“找到你了!”

我正要现身,撒加却用小宇宙阻止了我:“捉迷藏的要诀是,不要轻易相信鬼真的找到你。”

见没有动静,修罗转头走向另一个方向,倏地大喊:“我找到艾俄洛斯了!”

修罗自豪地高举右手,那刻撒加笑得像个天使。


Chapter 8 叫他宝贝

那天大家都玩得很高兴,可是要回圣域时米罗说什么也不肯回去,吵得我想直接开个异次元丢他进去。

更糟糕的是,连撒加跟艾俄洛斯两人同心合力也没办法安抚这小少爷。

最后是卡妙附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什么,米罗突然不哭了,很乖地跟着大家一起走,回圣域去。

“你说了什么?”解散后我好奇问卡妙,他迟疑地答:“我说如果他再吵,他妈妈以后都不叫他宝贝。”

是了……听说这小子从小就是家里的宝贝。

可惜他注定是圣斗士。


Chapter 9 偷心

最近总觉得自己听到‘喵喵’声,尽管我知道圣域应该没有猫。但我发誓我真的听到有猫在叫!

我绕着圣域巡了一圈,没发现可疑猫只。我没放弃,回去双子宫把宫里宫外翻了一遍,终于给我找到那只猫,在我的床底下。

我揪住它的后颈想将它丢出窗外,可是看到它无辜的眼神我就下不了手。

我重重叹了口气,将它抱在怀中:“你这双眼睛怎地像会偷心一样……”

它的眼睛,是明亮的苍蓝色,像撒加的眼睛。


Chapter 10 初恋

我突然发觉十二宫最近多了很多宠物——穆在养兔子,米罗在养蝎子,还好艾奥里亚没打算养狮子。

我又看到十二宫新添了很多收藏品——迪斯在画面具,修罗在擦刀具,还好卡妙没想过买银造餐具。

我还留意到十二宫多了很多花花草草——亚鲁迪巴在种紫花,沙加在种莲花,阿布罗狄在种玫瑰花。

阿布罗狄跟我说粉色玫瑰的花语就是「初恋」,问我要不要一朵,我断然拒绝。

身为战士就应该豁出自己投入到战场当中!爱情?留给爱神跟她儿子吧!
追寻灵魂之锁,倾听安宁之声。
破碎了的琉璃梦,以希望葬送。

TOP

Chapter 11 秘密情人

第三天。

我已经有三天没见到撒加。或者说,我们所有人已经有三天没见到撒加。

第一天教皇问我撒加去哪儿,我没有回答。第二天一众小黄金也开始追问为什么撒加不跟他们一起集训。

到了今早,艾俄洛斯跟我打趣:“该不会是撒加有个秘密情人,这几天都在约会吧?”

难得他这么幽默,我应该笑的,可是我们的眼神只有不安和忧虑。

我肯定撒加没有情人,是直觉,但它同时告诉我撒加的确认识了一个人。

一个……只有他知道的人。


Chapter 12 神秘的头盔

撒加总算回来了,却绝口不提这三天发生什么事,直接到教皇厅向教皇请罪。

看着他消失在阶梯尽头的背影,我心念一动,奔回双子宫东翻西找,最后在衣柜底层找到那个它。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断不会相信撒加竟将如斯重要的双子座圣衣放在那种地方。

我不是第一次见到双子座的圣衣,甚至也曾经穿著它在圣域乱逛,每个人看到我都叫我撒加。

眼前的圣衣金光闪闪威风凛凛,然而我不确定它是不是以前那件。

我的双眼见证了头盔其中一面发生扭曲。


Chapter 13 维多利亚的秘密

我带着难以言语的窒息感冲出双子宫外,直跑到圣域后山,尝试让自己冷静,蓦地瞥见了草丛内有一抹不相符的红色。

血。

维多利亚的血。

我大概没说过,维多利亚就是那只跟撒加一样有着苍蓝色眼睛的猫,名字还是撒加起的。

仿佛曾经有小规模的爆炸在它体内炸开,将它炸得粉身碎骨。它的血如同一个小小汪洋,将草地染成红色。

在那一片红色中,我看到一根头发静静躺在血海上面。

让我感兴趣的是,那根头发,带着我熟悉无比的苍蓝色。


Chapter 14 楠木

听说十五岁的少年正值反叛期,我特地离家出走试试饰演叛逆青年一角。我挑了处女宫作藏身地,撒加不会想到我躲在沙罗双树园。

我跟沙加说明来意,他平静地坐在莲台上说:“你自便。”

事情顺利得让我有些错愕,但我还是推开了那扇门,此时沙加突然问我:“加隆,你知道楠木可以造什么吗?”

“不知道。”我一向很诚实。

“上好的金丝楠木,是造棺木的好材料。”沙加笑了,带着孩童不应有的悲悯:“也许很快就会派上用场。”


Chapter 15 栽种有时

天下万物都有定时。
生有时,死有时;
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
杀戮有时,医治有时;
拆毁有时,建造有时;
哭有时,笑有时;
哀恸有时,跳舞有时;
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
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
寻找有时,失落有时;
保守有时,舍弃有时;
撕裂有时,缝补有时;
静默有时,言语有时;
喜爱有时,恨恶有时;
争战有时,和好有时。

我在修罗抄下的旧约圣经上提笔加了一句。

正义有时,邪恶有时。

野心,是纷争女神栽种的美丽果实。


Chapter 16 猎人与猎物

今天教皇刚宣布由艾俄洛斯继位教皇职务,我冷看着撒加的反应,忽然微笑。

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约撒加到海边,他看来有些不耐,所以我尽量长话短说:“撒加,篡位吧。”

他一怔,随即厉声喝道:“加隆!你怎可以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杀了教皇跟艾俄洛斯,然后把女神也杀了,圣域就由你来掌控,不是很好吗?”我说,满意地看到他浑身一震。

我们会是出色的猎人,如果说以上三者都是猎物的话。

当然了,我们最大的猎物,是整个世界。


Chapter 17 The Day I Lost My Love

“撒加!你疯了?”我一拳捶在铁栏上,对撒加吼道。

“我不能让你一错再错,你就留在这苏尼恩岬反省身为圣斗士的职责吧。”撒加的眼睛盛满悲伤,但我分明看到那苍蓝色背后有着嗜血的腥红!

我放声狂笑:“撒加你这伪君子!我只是代你说出你的想法,难道你不是这样想吗!”

撒加脸色倏地刷白,沉默片刻,颤抖着手指伸向铁栅开关。但下一秒他突然意会自己想做什么,猛地顿住动作。

他看着我,决绝地转头离开。

我跟他的羁绊在瞬间崩裂。
追寻灵魂之锁,倾听安宁之声。
破碎了的琉璃梦,以希望葬送。

TOP

Chapter 18 惊涛

我低估了海的力量。

当潮水在电光火石间从脚踝涌上胸口的时候,我得出以上的结论。

这刻的我跟死神是如此贴近,我甚至感觉到祂甜蜜又令人战栗的呼吸。

又是一个惊涛迎面而来,我在水中失了分寸,只懂得拚命挣扎。浪撞击在铁栏上、岩石上、我身上,还有我心上。

最后一丝盼望,早就被无情的海浪击碎。

我不想死,也不能死,因为我要看到天使般的撒加化身魔鬼后,到底可以疯狂到何等地步!

我,要活下去。


Chapter 19 天堂之城

若非每次生死关头总会泛起一股小宇宙将凶狠的海水强行压下去,我早已溺死在这水牢之内。

我是个很有耐心的人,然而这一次我实在没有多余的耐性耗在这儿。我要离开。

幸运女神的光芒似乎终于照到这小小的水牢,我在这儿发现了一件好东西。

海皇波塞冬的三叉戟。

我毫不迟疑就将它拔了出来,随即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海水。

但我已不再惊慌。

等到我再睁开眼时,我看到吟游诗人传颂无数次的,用黄金及白银打造的天堂之城。

亚特兰蒂斯。


Chapter 20 沉沦

到了亚特兰蒂斯的第一年,我经常回忆起在水牢中的经历。

覆没盖顶的浪涛。伤痕累累的身体。莫名其妙的小宇宙。

不断接受大海历练的结果是,我对它从一开始的畏惧变成产生出征服的欲望。

等到我来到这海底神殿后,我又明白了一件事——在水中,越是挣扎只会沉得越快。

不过已经没关系了,反正我已经从陆地沉到海洋。

最糟糕的情况顶多是从海底沉到地狱,无他。

何况沉下来的不是只有我一人。


Chapter 21 永无宁日

训练时克修拉跟拜安因实力问题针锋相对,继而用绝招互轰。

看到依奥被章鱼绊倒时隆奈狄斯狂笑,然后他很荣幸得到六圣兽按摩卷一张,即时生效。

不慎闯入浴室的狄蒂丝爆发尖叫——当时艾尔扎克在洗澡,接着差点被冻成急冻美人鱼。

在夜阑人静时苏兰特倏地吹响死亡交响曲,南大西洋的海域震撼了。

晚饭时,众人毫无形象提着刀叉横扫餐桌,一片狼藉。

这样永无宁日的日子过了多少年呢?

我头疼地想着,顺手将依奥盘里的龙虾移到自己碟上。


Chapter 22 当幸福来敲门

我静静坐在房内,呷了口威士忌,微眯起眼睛。

从我逃出水牢起,好象已过了十三年吧?

在我思考的时候,蓦然响起敲门声吓我一跳。我气愤地打开门,左右两边同时射出礼炮,正面则有镁光灯闪动。

隆奈狄斯放下相机,跟别的六人同时对我喊道:“生日快乐!”

“生日?”我傻眼了。

“不是吗?我们偷看你的身份证明明写是五月三十日……”狄蒂丝冲口而出。

她慌张地掩住嘴,其他六人挂着冷汗急速后退。

我朝他们露出‘温柔’的微笑:“很好。”


Chapter 23 入镜

我是个厚道的人,翌日我让他们自己选择去打捞沉船或是留下改公文,结果他们都决定执行前者。

不怪他们,谁看到那叠堆到上天花板的公文都会选择去捞船的。

吃完晚饭后我直接回了北大西洋宫殿,看到那面镜子时我以为自己看到幻觉。

我对着自己倒影良久,终究说不出那个久违的名字。

轻轻扬手,镜子被轰成微尘。

第二天,拜安气冲冲地质问我:“加隆!你怎么把海皇陛下想要的那面镜子砸了?”

“谁叫你们都把我的宫殿当成仓库!”我吼道。


Chapter 24 习惯

廿八岁生日后,我察觉我很多儿时习惯都已改变。

以前我喜欢跟他偷苹果酒喝,现在我喜欢独个儿喝威士忌。

以前我喜欢跟他交换衣服穿,现在我喜欢将同款的衣服买两件。

以前他说我有过敏症当不了海斗士,现在我是海将军之首。

自从在水牢快饿昏时砸了只海螺,什么都顾不上就把它塞进嘴里之后,那该死的过敏症就奇迹地不药而愈。

既然天生的过敏也能痊愈,那么总有一天我也会习惯吧。

至于那个人,他恐怕早已习惯了。

孤单。

或许还有痛。


Chapter 25 逐梦人

今天海皇大概是抽风了,突然问我们有没有梦想。

拜安想将枫树移到海界种植。

依奥想写本动物百科全书。

克修拉想令故乡富强。

隆奈狄斯想学会吹萨克司风。

艾尔扎克想跟老师跟师弟聚聚。

狄蒂丝想见识真正的美人鱼。

苏兰特想谱完一首安魂曲。

海皇安静地听他们说出一个又一个单纯的梦想,然后认真地问我:“你呢加隆,你有什么梦想?”

“梦想吗……”我想说我没有,但结果说出来的却是:“我的梦想,是蓝色。”

我所有梦想,都离不开蓝色。
追寻灵魂之锁,倾听安宁之声。
破碎了的琉璃梦,以希望葬送。

TOP

Chapter 26 最后的夏天

今年的夏天特别炎热,就算是被海水包围的亚特兰蒂斯也热得让人受不了。为了逃避那节节上升的温度,我无视海皇加薪的提议直接罢工到海面上透透气。

十三年,我不是第一次踏足陆地,却是第一次回去爱琴海。

海,依然湛蓝。

我想起童年时在这儿玩捉迷藏的情景。

恐怕修罗至今仍找不到你吧,撒加。

你果然是玩捉迷藏的高手。

“不要轻易相信鬼真的找到你……”我喃喃自语,下意识往圣域的方向瞟了一眼:“但一次,似乎是真的找到了啊。”


Chapter 27 杀人

我觉得自己疯了,竟然潜回圣域后山,开始算着有多少个小宇宙消失。

第一个我认出来了,是迪斯。

然后有两个小宇宙同时消失,属于沙加跟一个青铜。

我很有耐心地等,等了四个小时后给我等到修罗消失的小宇宙。

紧接着消失的都是我熟悉的小宇宙,有卡妙、阿布罗狄,还有撒加。

因为撒加死前沙加跟那青铜的小宇宙回来了,我删掉他俩的记录。

算一算,总共五个小宇宙。

十三年前两条命,换十三年后五个小宇宙。

命运女神从不做亏本的生意。


Chapter 28 浮现

我绕过圣域,回到了苏尼恩岬,连自己也不懂为何要回来。

从外面打开铁栅自然比从里面打开容易得多,真不明白当年撒加怎么不肯代劳。

早点放我出来,世界已是我们的囊中物。

现在刚好是潮退,一块岩石从水中露了出来,以前潮水未涨的时候我就坐在那儿。

那位置能将铁栅外的环境看得一清二楚。

我抚摸着被潮水冲刷多年的岩石表面,指尖突然感到异样。

十二道刻痕,随着水位下降在石上渐渐浮现。

咸的海水溅入眼睛,一阵刺痛。


Chapter 29 对不起,写错了

十三年前的今天是我被关进水牢的日子。

如果不是女神回归,我大概能在这儿跟撒加见上一面。

看着那些刻痕,我捡起尖锐的石块在上面加了一划。

现在完整了。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值,我忍不住低声咒骂:“撒加,你要是有点诚意好歹也写句对不起,随便划几笔算什么意思!”

我继续用石块在岩壁上刻了「对不起」这句话,署名却错手写上我的名字。

我划掉名字想重写一遍,却发现我竟然忘了撒加惯用的署名。

到离开时我还是想不起来。


Chapter 30 夏日雪

回去海底,本来热得要命的环境现在居然冷得要命!

我顶着满头雪花,火冒三丈地冲去训练场。我推开围观的海界高层人士,一手提住艾尔扎克的后领就往外走。

艾尔扎克当然不会这么乖,徒然地挣扎着,我冷冷喝道:“再动你就自己给我爬进去生命之柱!”

我把他丢回去北冰洋宫殿,下了命令:“在你能重新控制小宇宙之前给我老实呆着!”

“老师他……”艾尔扎克叫住我,迟疑地问。

“死了。”我答得简洁有力。

雪下得更大了。


Chapter 31 Never Grow Old

清理好积雪后,我拖着疲乏的身躯走回北大西洋宫殿,眼角瞥见生日时隆奈狄斯拍的那张充满‘惊喜’的照片。

老实说那帮小子们,嗯,有一个是小妮子,都老大不小了,最小的也14,怎么还会有这种无聊的主意。

好象是海将军们齐集海底后,亚特兰蒂斯就多了一个名为「生日派对」的胡闹日子,今年还扯到我身上来!

该说他们有童真还是太天真啊?

忽然想起,以后生日就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撒加已经不会老了。

那明天起我是不是能叫他一声弟弟?


Chapter 32 一半

“加隆,这面包我们一人一半!”

“加隆,这宫殿我们一人一半。”

“加隆,这世界…我们一人一半,好吗?”

我坐直身子看向窗外,虽然漆黑一片还能辨认出珊瑚礁的轮廓。

只是个梦。

我正想倒头继续睡,垂下的手碰到放在床边的海飞龙鳞衣,冰冷的触感跟拔出三叉戟时如出一彻,我不禁冷笑。

撒加,本来我也以为你能分一半世界给我,很可惜你只成功了一半。

余下的半场戏让我代替你演吧,我会比你演得更好更出色。

这半个世界,由我送你。
追寻灵魂之锁,倾听安宁之声。
破碎了的琉璃梦,以希望葬送。

TOP

Chapter 33 年轻的战士圆舞曲

苏兰特的办事效率一向是海界之冠,至于能力,废话!当然是我最高!

五个青铜自然是追着雅典娜的小宇宙来到海界,至于我手下几人居然乖乖守在宫殿前,还真有几分战士的样子。

我本来不指望他们完成我的计划的。

一个天天在看书、一个隔天就去视察海洋生态、一个喜欢打坐冥想、一个常对着镜子装模作样、一个每晚都要吃冰激凌、一个就爱在珊瑚礁穿梭、一个只会抱着笛子睡觉。

难得这次都如此投入去守护海柱。

接下来就是你们表演的舞台了。


Chapter 34 思无邪

战事如我期望的在进行,但我始终不安。

离开了北大西洋宫殿走到正殿,我顺手将凤凰座丢进异次元,转头却看到同样不守本份在宫殿待命的苏兰特。

除了办事效率外,他的敏锐也是海界之冠。

他开始质疑。

但在我要他回南大西洋宫殿时,他却又义无反顾地服从。

他是这样相信我,就像拜安依奥他们那般信任我。

他们对我所说的话总不会怀疑。

来到海界之后,他们的世界仿佛只剩下这片海洋,守着一个信仰,单纯到毫无杂念。

天真到难以置信。


Chapter 35 双刀

我肯定命运女神又在偷偷篡改剧本!

海皇完全苏醒,再这样下去……

“那就意味着你的野心该画上休止符了吧?”

我霍然回头,苏兰特的小宇宙虚弱得几乎将要消失。

残破的鳞衣,陌生而冷酷的眼神,曾经指向敌人的笛子现在笔直地指向我。

我恍然大悟,命运女神不是改剧本,而是早写好两个不同的结局。

我以为她们只给了一把刀让我去骑劫海洋与大地,却没想过她们还藏了另一把刀。

握刀的不是别人,却是我一手提携的海将军。


Chapter 36 鲸鱼

——你已经没有战斗或被杀的价值。

呵,我可不承认我已输得一败涂地……

是依奥说的吧,他说受伤的鲸鱼宁愿自行了断也不愿在海里等死。

我也不会在这儿等待神的制裁。

我睁开眼睛,挺直身子,转身追着一辉前进的方向。

生命之柱已被破坏,快将坍塌的神殿仅靠海皇的小宇宙维持。

过去海皇问我有没有梦想时他的眼瞳仍然清澈,现在我却只在他眼中看到一片混沌。

连带海洋也会吞噬的混沌。

我知道我该做什么。

我替雅典娜挡下了三叉戟。


Chapter 37 干涸海

我没想到自己能活下来,完全没印象我是怎样从亚特兰蒂斯逃出来。

鳞衣已经不知所踪。

三叉戟没刺进心脏要害,但我感到小宇宙被无形的力量封印。

我挣扎着从沙滩上爬起身,胸前的伤口又开始渗出血来。一侧头,我发现那条了无生气的鱼。

它是红色的,也许还带了点金色。

我认得它。

指尖轻轻抚过它的背鳍,我想我应该为它流一滴眼泪。

但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曾经冀望拥有的海洋已经干涸,藏在眼里那片海洋亦已枯竭。

我只懂得流血。


Chapter 38 曾经沧海

伤口流出的血很快把我的衣服染红,我咬牙,找了根树枝就扎向真央点止血。

很痛,但比不上三叉戟那下。

我走进位于海边的小镇,经历洪水肆虐后镇内一片狼藉。

忽然有个女孩拉着我衣角:“大哥哥,我知道那边有医生,妈妈说受了伤要给医生诊治的。”

“嗯,我等会就过去。”人类发明的医药对神的攻击没有效用,不过聊胜于无:“你妈妈呢?”

“爸爸说妈妈是人鱼公主,海洋爸爸把她接回家了,可是我很想念她……”

夕阳下,原来海是红色的。


Chapter 39 青鸟之馆

我觉得很累,只想找个地方睡一觉。

这里唯一完好的店子叫「青鸟之馆」,是咖啡店,老板年迈的脸有点熟悉,我似乎来过这儿。

他的态度也证实了我的想法:“感谢主!年轻人,你跟那些孩子都平安无事吧?”

我记起了,有天那些小子瞒着我到这儿玩害我找了大半天,最后一律被我押回海底关禁闭。

“孩子们还好吧?”老板关切地问,我默然,低声呢喃:“他们…都回到大海的怀抱了……”

“神啊…您为何如此残忍……”老板闭起眼,语声微颤。


Chapter 40 空鱼缸

我在「青鸟之馆」住了下来,替老板打工。

人,总得活下去。

有天老板将一个旧鱼缸丢掉,我又将它捡回来,开始往鱼缸里放东西。

首先丢进去的是《海的女儿》,然后是一本《海洋生态百科》。

老板有看报纸的习惯,看到有关印度的新闻我就会剪下来放进鱼缸。

我又买了枫叶标本跟一个号称装了东西伯利亚海水的玻璃瓶,也丢了进去。

我跟一名老伯学会吹萨克司风,不吹的时候就将它丢到鱼缸去。

东西渐渐多起来,但我还是觉得,鱼缸是空的。


Chapter 41 隐居者

“请给我两杯咖啡。”

我楞了下,回头,确定看到熟悉的人:“苏兰特?”

他同样错愕地看着我:“你没死?”

“没死,你好象很失望?”

“是非常失望。”苏兰特顿了下,迟疑地问:“你的小宇宙消失了?”

“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很羡慕。”我刻意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这么渴望平凡?”

苏兰特看着我,倏地开口:“因为不平凡跟我现在的生活格格不入。”

原来如此。

在海界之战结束后,世上再没有海皇,也没有海将军。

原来我们也可以活得平凡。


Chapter 42 伤逝

在店外等候的朱利安走了进来问苏兰特:“怎么买两杯咖啡也这么久?”

“抱歉朱利安少爷,让你久等。”苏兰特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忠诚。

但朱利安没留意他,他在打量我。

下一秒,他的眼神起了变化,像深不见底的海,将所有感情淹没。

胸口传来的剧痛让失去小宇宙的我差点昏过去。

“嗯?我是怎么了?”朱利安如梦初醒。

封印我小宇宙的强大力量逐渐消散,三叉戟造成的伤口竟开始愈合。

可是有些伤,永远都不会痊愈。

那是刻骨铭心的……烙印。
追寻灵魂之锁,倾听安宁之声。
破碎了的琉璃梦,以希望葬送。

TOP

Chapter 43 蠢蠢欲动

当晚我写了封辞职信交给老板,带着鱼缸离开「青鸟之馆」。

我将鱼缸放在一个较隐蔽的小巷,用小宇宙呼叫:“来一下,有东西给你。”

说出了地址后我到镇内逛了一圈,回去时不出所料地已看不到那玻璃鱼缸的踪影。

仿佛从来就没出现过。

早说了,论效率海界没人是他的对手。

小宇宙恢复的时机非常巧,我就知道命运女神不会轻易放过我。

圣域方向的骚动同时冲击着我的小宇宙,抬头一看,数道流星划过无星的夜空。

带着殒灭的希望。


Chapter 44 回归

花了五分钟左右让身体重新适应光速后,我随即集中心念打算瞬移回圣域。

瞬移停下后环顾四周,跟我记忆中的画面不太一样,想了很久终于想起这儿是慰灵地。

嗯……路程有点长,瞬移也太久没用,导致落点有些偏差,我本来打算直接降落在白羊宫的。

原地360度转了一圈,我找到那瞩目的地标。

雅典娜的女神像。

在那之下,十二宫的轮廓隐约可辨。

我还是回来了,回到一切开始的起点。

我,回来了。


Chapter 45 慰灵地的无名之碑

我才走了两步脚就踢到东西,是一块倒下的墓碑。

上面刻着撒加的名字,头衔竟是「第十三任教皇 双子座黄金圣斗士」!

很好。

有空我也要刻一块「海将军海飞龙 双子座黄金圣斗士 加隆」的墓碑!

我弯身检视这些墓穴,发现都被破坏过,而且好象是…从里到外?

没看到尸身,这发现令我下意识锁起眉头。

有人朝这边走近,我只好先躲起来,刚好在一块不起眼的墓碑旁边。

我摸了摸,上面没有刻着什么字句,只有很浅的一个星座符号。

双子座。


Chapter 46 除了钱包

我从十二宫外围摸索着暗道潜入双子宫。

这暗道不是我发现的,那年我刚巧路过,灰头土脸的艾俄洛斯突然从暗道滚出来,大笑不止的我被他狠狠修理了一顿。

之后我俩绝口不提那天的事。

现在只有我还记得吧。

空置多年的双子宫灰尘不算太多,稍微的看了下,我的东西居然都被丢掉,只剩那时我用的钱包,保存不错。

想必是撒加刻意留下的,毕竟里面放着的照片有爸爸,有妈妈,有我,还有他。

我留下钱包,再次走进暗道,朝女神殿奔去。


Chapter 47 阴魂

雅典娜看到我时稍微讶异了一下,然后朝我点了点头:“加隆,是你。”

我只停顿一秒钟,说:“让我替上双子座的空缺,我本来就是双子座的候补。”

我对上她清澈的眼瞳,听到她毫不迟疑地答应:“好。”

有时候我真怀疑她到底在想什么……

火钟的火焰已经灭了两个,算算时间,从冥府回来的他们差不多要闯到双子宫。

我燃烧起小宇宙,在双子宫设下幻象,等待着跟他十三年后的重逢。

地狱。海渊。天上。人间。

我们是牵系彼此不散的阴魂。


Chapter 48 审判日

恰恰躲过银河星爆的冲击,随即又迎上天蝎座犀利的目光。

米罗右手食指闪动着猩红色的光芒,他冷冷盯住我,杀意升腾。

我微笑着请雅典娜站在一旁凉快去。

米罗似乎有点讶然,但他很快就整理好要将我戳死的心情,一抬手,我身上就多了十四个针洞。

“别人能选择投降或是死亡,但是加隆,你已经别无选择了。”

安达里士,最后的审判,蓄势待发。

我的确没有选择。

因为两个选项都不是我要的。

红光闪过,米罗的食指准确无误地刺中我的真央点。


Chapter 49 盲猎手

米罗还是没有刺下最后的安达里士,头也不回地离开教皇厅。

不久,处女宫传来剧烈的小宇宙碰撞,我心一凛。

雅典娜之惊叹!

这帮混蛋想将这个圣域毁掉吗!有时间自相残杀还不如用这招把冥界轰成齑尘!

我追着雅典娜出了女神殿,空中飘过来自处女宫的沙罗花瓣,一片粉色中带着点点血红。

女神接过其中四瓣,颓然跌坐地上,顷刻后才轻声唤着:“加隆?你在么?”

“嗯。”我瞟向她手里的花瓣,上面写了四个血字:阿赖耶识。

莫非是……


Chapter 50 有些东西你不去找永远不知道它丢了

听到雅典娜的吩咐,我没说什么,只是顺着她的意思将教皇厅找了一遍,最后在教皇座下找到了黄金匕首。

我带着匕首回到女神殿,雅典娜盯着它,眼神坚定而温柔。

米罗三人很快将撒加他们带到这儿来,沉默地看着我们的女神。

在雅典娜示意下,我上前把匕首给了撒加。

跟他对望的一剎,我努力地想回忆起什么,然而错过了十三年,我已记不起任何一个有他的片段。

越想记得,越是发现原来自己忘记了那么多。

我们的记忆,我们亲手将它拋弃。


Chapter 51 如果要走请告诉我在哪个路口可以等到你

雅典娜倒下的时候,我确切感觉到撒加悲恸的小宇宙。

但战斗还是要继续。

“让我们回去。”撒加直视着穆等人,米罗举起食指冷笑道:“你当然要回去!”

“让他们回去。”我开口,看向高大的女神像:“这是女神的意思。”

不管米罗有没有听进去,我转身走回双子宫。

屹立在圣域多年的火钟,最后一团火焰快将熄灭。

当火熄灭以后,你会去哪儿呢?撒加。

回归冥界?

那,就在冥界相见吧。


Chapter 52 偏生要鲜花着锦,应这急景流年

自五岁起来到圣域,我从未见过前教皇史昂长什么模样。

我只从撒加口中转达穆的小道消息时听说过,教皇有一双绯红色的眼睛。

没想到今天我还是见不到他的长相,我走到女神殿的时候只看到那草绿色的发,像帕米尔草原的颜色,在空中化成无数星尘。

童虎站起来对我说:“走了,加隆。”

我应了一句,看着最后一点星光落在他的手中,然后消散。

我握紧了拳头,圣衣穿在身上,像宿命一般沉重。

是该出发了。

到死地去。


Chapter 53 荒芜

借着阿赖耶识的觉醒,我顺利来到冥界,第一次觉得沙加那「最接近神的男子」这头衔没有白担。

大概是神话时代起的第一次,冥界被如此彻底的攻破。

鲜血的红织成了冥界的天幕,泥土带着烧焦的枯黑,河水是混浊的灰。

一切都显得孤独而冷酷,包括白色的地狱门。

进此门者,必须放弃所有希望。

这话说得是挺帅的,但就事实而言,撒加他们可是将希望带进来了。

我仿佛预见了,照亮这荒芜大地的金色阳光。


Chapter 54 宿敌

第八狱,朱狄加。

拉达曼迪斯拦在我面前,我正想动手,突然听到朱狄加殿传来直达灵魂的呼唤,身上的双子座圣衣也起了共鸣。

在拉达曼迪斯惊愕的目光中,我卸去了双子座圣衣,它笔直地朝朱狄加殿飞去。

我看向一脸警戒的天猛星,笑了。

从第一狱打到第八狱,还真是固执。由你来当我最后一个对手,似乎也不错。

不对,并不是最后,还有一个。

最终的宿敌。

多次对决,我一直都是输家,这次终于羸了一次。

以我的信仰,击溃了它。

命运。


后记 彩虹的真色

他说过,彩虹有七种颜色。混在一起,会变成死寂的、绝望的黑色。

我看过,彩虹有七种颜色。来自光,白色的光,地狱深处发出的光。

他问,彩虹的真色,是黑色,还是白色?

我答,彩虹的真色,是黑色,也是白色。


〔完〕
追寻灵魂之锁,倾听安宁之声。
破碎了的琉璃梦,以希望葬送。

TOP

很不错滴文啊~没想到隆隆也要批公文,哈哈
嗯,海斗士那帮日常生日够乱滴说!是不是有隆隆滴地方就有热闹哩?
有些伤感……

TOP

其实我最怨念的就是海界篇,
所以写到海界的时候忍不住就会写得幸福一点0.0

有隆少在的地方很难不热闹喔XD

伤感是必然的,因为是原著背景T^T
追寻灵魂之锁,倾听安宁之声。
破碎了的琉璃梦,以希望葬送。

TOP

.,

不知如何,了解一下


欢迎来访专业电话销售软件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