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原創]《高潮人生》

白虾在兴高采烈地换好了一身新装之后,便欢蹦乱跳地跑到了桥头之上,他扒着蓝鱼的肩膀,看了一会儿他手里的纸张,不禁纳闷道:“怎么是图纸?不是剧本么?我们今天要演什么?”

“今天我们要拍‘彩虹乐团’的演奏现场,在桥上罗7层人,然后一起演奏乐器,七层颜色不同的人罗在一起,从远处看的话就会觉得像是彩虹一样。我的这个创意如何?”

“呵呵!有意思!那么我干什么呢?”

“你和我是主唱呀!”

“有趣,太有趣了!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等给所有人都系好了保险丝就开始!”

白虾挠了挠他那色彩缤纷的乱发,不禁纳闷道:“又没有什么特技,为什么要系保险丝?”

蓝鱼微微一笑,便把保险丝扣到了白虾的后腰上。

当所有的道具和演员全都到位之际,蓝鱼便拉着白虾的手站到了桥的中央,须臾之后震耳欲聋的乐曲声开始在空气中狂飞劲舞了!

待到曲至高潮之时,一声骇人的轰鸣霎时至今便撕碎了所有人的笑颜。原本还在欢歌劲舞的一群演员,现在竟然全都吓得花容失去了颜色,当所有人全都从桥上逃开之时,白虾却依旧拿着麦克风在桥的中央引吭高歌着,当他高亢地唱完了全曲之际,整座桥竟然全都坍塌了,他悬挂在保险丝上对着蓝鱼豪迈地笑了笑,便高声地呼叫道:“今天的歌,老子唱得太爽了!哈哈哈哈哈……好玩!太好玩了!我竟然把桥唱塌了!”

比起对桥高歌的白虾来,蓝鱼则是要沉着很多,他一边疏散着那些惊魂未定的群众演员,一边则是开始给各个媒体的记者打起了电话来。

蓝鱼在安排妥当了所有的事情之后,便开始忙起来把白虾卸下保险丝的事情来。当白虾的双脚重新踩到了地面之时,他一转头便看到了那有如昔日烽火台被点燃时的雄浑画面。

白虾手搭凉棚向远处望了一眼,立时便笑了起来:“这种感觉怎么这么像烽火戏‘猪’和‘猴’呢?”

蓝鱼揽着白虾的肩膀点头称是道:“如果是为了你这倾国倾城貌,就算是烽火戏诸侯也不为过。不过,今天他们来这里,除了会发现你的倾国倾城貌之外,还会发现一件更有趣的问题!”

“什么问题?”

“工程造假呀!呵呵……虽然明天的新闻会杜撰为是你一鸣惊人,一曲荡尽桥柱。但是,明眼人都会看出问题的真正症结之所在的,这座桥之所以这么容易坍塌,完全是因为它在建筑之初便已然是偷工减料了!哼哼……”

白虾偷偷地瞥了一眼那被蓝鱼塞在了内侧口袋之中的建筑图纸,不禁皱眉道:“你早就知道了?”

蓝鱼微微一笑,应道:“是呀!这座桥,其实是我以前那个被分尸的女朋友设计的……当初她设计的时候,就像是在期待着一个新生儿一样的兴奋,但是当她得知了承包公司的用料和材料的数量之后,她却哭得非常伤心,因为每个桥台都缺10根‘加强钢筋’,而且垫层也不符合要求,她说这个‘孩子’是活不长的……因为这个‘孩子’严重的营养不良……”

白虾淡淡地看着蓝鱼那满脸的怆然之色,心头之上竟然微微地泛溢起了一股酸楚的滋味,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他的心里却着实太难受了,索性他便演技大发地跑到了记者的面前痛斥了起来:“这个桥到底是谁建的?怎么站在上面唱唱歌都会塌了?我差点就被这害人的桥摔死了……”

当所有记者都痴迷于白虾那盛怒之下仍然风韵袭人的帅颜时,蓝鱼却是点了一把火,把他精心计算的公式和图纸全都付之一炬了!毕竟,寻找到一个可以让大桥坍塌的临界点,并非是谁都可以做得到的,恰到好处的重量,刚好引起共鸣的分贝数,任何一项数值全都容不得疏忽与错误。如果在这里出现了错误,那么大桥建筑之初的大错误就将长久地被掩盖下去,这样的一颗定时炸弹蓝鱼绝对不会让它继续残存下去。他望着大桥的残骸冷冷地笑了一声,便也加入到了声援白虾的队伍之中,当全剧组的人众说纷纭地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大桥坍塌时的惊悚场面之后,各个媒体的记者终于心满意足的满载而归了。

不过待到全员毫发无伤地撤离了大桥之际,蓝鱼的眉头却紧紧地皱了起来:“我是不是有点太过妇人之仁了呢?这么严重的坍塌竟然无一人伤亡,没有一人伤亡的话,会不会无法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呢?也许我当初只给自己和白虾系上保险丝就够了吧?”

蓝鱼才刚刚想到此处,便看到一个小女孩飞扑到了一名群众演员的怀中,望着她们之间那种相濡以沫的浓郁亲情,蓝鱼笑饮着泪珠自语道:“罢了!只毁了这座害人桥便罢了,就算是无法引起相关部门人的注意,也已经达到了目的了。没有意义的杀生……罢了吧!她们毕竟是无辜的。”

蓝鱼在幽幽地叹过气之后,便疾步走回了剧组的专用车,他才上车便发现了一件极其让他揪心的事情:白虾怎么又睡着了?他一天到底要睡多少的觉?

蓝鱼撸起了自己的袖子,便把白虾抱到了怀里,一边抱着白虾下车,一边回眸叮嘱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带夏白去一趟医院!”

听闻“医院”二字,剧组的人立时便都好奇了起来:“夏白病了么?”

“什么病呀?”

“严重么?”

…………

……

蓝鱼深沉地笑了笑,应道:“谁知道呢?今天去查一下才知道。你们先去一起吃个饭吧!今天一天,你们受累了!也受惊了!”

蓝鱼在辞别了剧组的全员后,便立时载着白虾飞车到了医院之中。他趁着白虾熟睡之际,便自作主张地为他做了脑电图、脑血管造影、脑超声波、CT扫描、血液流变学。

他怕白虾在医院中醒来可能会对着自己发飙,他索性便直接又把白虾丢到了家中,当他把白虾舒舒服服地放到了柔被软絮之中后,他才一个人返回到了医院之中。他满眼焦急之色地盯着主治医生问道:“夏白的检查结果如何?”

主治医生指点着白虾的脑电图解说道:“两侧不对称,病灶侧呈慢波、波幅低及慢的α节律。有脑血栓的可能性很大。”

随即,主治医生又拿过了白虾的CT扫描图,他轻点着图上的一小片淡白色继续说道:“这部分低密度区是由于血管分布区域出现吸收值降低才造成的……你的朋友确诊是脑血栓。”

TOP

姐姐笑的好……RP…………………………………………
呵呵~~~
突然想起来,去年好像还有认姐姐做师傅来着啊~~~喵~

TOP

听罢主治医生的诊断说明,蓝鱼的两缕秀眉立时便扭挤到了一处,他暗咬着银牙自责道:“如果当初刚刚结束火拼就带他来医院看就好了……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发展成为了‘脑血栓’,照这样发展下去,根本就和在脑子里装了一个炸弹无异。我怎么才能让他来乖乖就医呢?以他的脾气,他一定是宁可多吸点白面,也不愿意来看医生的。”

蓝鱼凝望着CT扫描图,急切地继续追问道:“夏白的脑血栓如果放任不管的话,最坏的状况会怎样?”

主治医生轻微地扶了一下自己鼻梁上的眼镜,便字句铿锵地答道:“你的朋友在遇到了外伤损害后,由于血流撞击的作用,导致内膜与中层进行性分离,从而会形成夹层动脉瘤,血管腔进行性狭窄,最终导致血管闭塞。这就是最坏的状况。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有些让人堪忧了吧?”

“嗯!但是他这个人不喜欢来医院,而且还不信任现代医学,就算我告诉他他现在有脑血栓,恐怕他也不会在意的。”

“那你就多劝劝他好了!得了病是一定要治的,小病不治就会养成大病的,如果放任不管最终只能是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我明白了!那么我先走了!谢谢您了!”

蓝鱼心绪缭乱地拿起了白虾的诊断书和片子后,便满脸阴霾地走到了自己的私车旁,他才狠狠地捶了一下自己的车顶,便惊起了一干香车的警报声,当警卫横眉立目地向他走来之际,他不过是抬起脑袋,狠狠地瞪了警卫一眼,便打开了自己的车门,扬长而去了。

被他的目光所震慑住的警卫在倒吸了好几口的凉气之后,终于偷偷地擦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好可怕的气势,刚才我差点以为自己会被杀呢……那个人难道是黑帮的老大么?难道这个年头看个停车场都不安全了么?”

停车场的警卫依旧还在惶惶不可终日地兀自嘀咕着,而蓝鱼却早已是归心似箭地回到了白虾的身边,他才走入客厅,便看到近乎刺眼的一幕,缤纷的乱发凌乱地散在了桌面上,而白虾的鼻子则是快意无限地在一堆“白面”上陶醉地游走着。他双眼迷茫地瞟了一眼蓝鱼,便萎靡地问道:“你回来了?”

蓝鱼狠狠地抱起了白虾,素颜薄怒地吼道:“戒掉!以后你不能再吸这种东西了!”

“kao!你又不是我爹,你也不是我妈。管我?还轮不到你。我喜欢干什么是我的事情,我才不要你管呢!我就是喜欢白面,我死都要抱着它们死……哈哈哈哈……”

“如果你还这么迷迷糊糊地活着,你真的会死的!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脑袋有毛病了?”

“爷爷的!你脑子才有毛病了呢!”

“我没有骗你!你的脑袋里有血栓了!如果不提早治疗的话,你以后中风了可怎么办?”

白虾妩媚地笑了笑:“那就在中风之前,把我活着该干的事情都干完好了!哼哼……这样一来,我的遗相还能比较年轻呢!哈哈哈哈……”

“你真的一点都不留恋人世么?”

白虾冷冷地看了一眼蓝鱼眼眸之中那呼之欲出的欲色,冷言道:“我就是不留恋了,怎么着?”

“即使我可以让你活得很有趣,你也不留恋么?你就不能因为我的存在,而稍微留恋一点么?”

“虽然和你搭伙还算好玩,但是我绝对不会为了你而改变我自己。哼……”

白虾在软绵绵地推了蓝鱼一把之后,便又一头沉入到了白面的海洋之中。

蓝鱼微颤着双手,只气得连半个字都无法说出,此时此刻他好想用惊天动地的声音对眼前这个人呐喊:我爱你!我爱死你了!我不想让你死!就算我求你了!为了我而活吧!

但是这好似海啸狂潮一样的心声,蓝鱼却终究还是把它埋在了心底,因为他再清楚不过自己这样做的结果会是什么,白虾铁定会横眉冷对地来践踏干净自己所有的热情,然后再把自己的爱情撕扯个粉碎。他是不可能让另一个男人压在他的身躯之上的。

蓝鱼泄气地瘫坐在白虾的身边,问道:“白虾……对于你来说。我到底算是什么?是朋友?还是搭档?或者是玩伴?再或者……不过就是一个相识却不相知的人?”

白虾侧过他的脑袋,妖邪无限地瞄了一会儿蓝鱼那愁云惨淡的面容,笑道:“你是我的!”

“我是你的什么?”

“我已经说了呀!你是我的!听不懂么?哼哼……”

“我是你的?难道说我是你的所有物不成?”

“是呀!难道你还是别人的?或者说,你不想是我的?而想要是别人的?”

“你的这个答案很诡异。”

“你也很诡异的!所以这个答案配你刚刚好!哼哼……”

白虾微微眯缝了一下眼睛,便摇摇晃晃地走到了他的卧房之中,鼾声大起地睡了起来。

蓝鱼在草草地冲了一个澡之后,也一头愁思地睡到了自己的床上。

当翌日的清晨来临之际,蓝鱼只得是一如既往地扛着熟睡中的白虾赶赴到了拍摄现场。

终于,这一天的拍摄开始了。灯光组的人才刚刚布好灯光,道具组的人却开始愁眉苦脸了起来:“这么多的尸体,到底要怎么做?”

灯光组的人在闲暇之余,不禁调笑道:“要很多尸体么?”

“是呀!余蓝导演想要拍摄现在的热门话题……‘血笔判官’,他想要把‘血笔判官’拍成悬疑电视剧,所以现在我们天天都要和‘尸体’打交道了!真不知道,这种题材的片子拍完之后,能不能通过片审?如果拍好之后,不让播的话,我们岂不是要血本无归了?”

“余总好像很有钱的样子,他不在乎是赔是赚,他说拍电视剧就是为了好玩。而夏总则不过就是为了找乐子才来当主演的!”

“反正拍电影和电视剧就是烧钱的买卖,既然他们这么有钱,就让他们烧好了!”

…………

……

当道具组的人愁眉苦脸地做好了一堆“尸体”之后,蓝鱼便拉着白虾走到了那血光凛凛的场景之中,他才把一条鞭子交到白虾的手中,白虾的两眼便立时放出了异样的媚色,他轻舔着嘴唇笑了笑,便嗜血地鞭笞起了那一堆高度仿真的尸体来。那种好似茹毛饮血一般的面容一瞬间便吓呆了摄像师……

而那些扶着反光板的剧组人员则是全都被吓得瘫软在了地上。



______________

喵~~誰要認我當師父呀??

TOP

白虾手中的鞭子还在凌乱地跳着亡命舞蹈,而那些血红的颜料则是飞溅到了每一个在场之人的身上。

待到蓝鱼沉着冷静地喊可一声:“咔!”后,白虾才把鞭子丢到了一边,大摇大摆地坐到了摄影师的旁边,一边歪着脑袋看着回放的录像,一边问道:“我的演技如何?”

剧组人员在见识过了白虾的邪魔容颜之后,再看到现在这张如沐春风一般的笑脸,他们唯一的感觉便是:刚才一定是幻觉。

而摄影师则是顶礼膜拜地夸赞道:“你的演技太逼真了!我刚才差点以为……自己搞不好也会被你杀了呢!呵呵……你刚才的那一股气势,可不是一般的演员可以演得出来的。尤其是你的眼神太到位了!”

白虾得意地笑了笑,便兀自溜达到了那一堆假尸体的旁边,他蹲在地上随意地戳了两下那一堆决然不会动的死肉,魅然一笑:“这种感觉真他爷爷的爽!看来老子根本就是混黑帮的料,只有这种血肉横飞的感觉才能让老子我感觉到自己还是活着的。呵呵……下次拍摄的时候如果能直接揍几个活人就好了!哼哼……”

当所有人都在啧啧称赞地夸奖着白虾的演技之时,蓝鱼却从白虾那魅色过艳的眼眸之中看到了一丝不详的血色。对于那个习惯把脑袋挂在腰带上的白虾来说,无疑刀光剑影的生活才能点燃他生命中的终极热情,最让他享受的快感毋庸置疑便是他断送了对手的那一个霎那。

虽然蓝鱼不介意带着白虾玩弄几个人间败类的生命,但是现在他们却是公众人物,自从男模大赛之后,他们的相片便布满了所有的娱乐刊物,在白虾的引吭高歌摧毁了一座大桥之后,他们的名声则更是遥震寰宇。这样的他们再也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做任何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各种各样的摄影记者,随时都有可能跟踪他们的行程,而目的各异的FANS则又会在他们出现的地方围追堵截。

这种仿佛生活在玻璃橱窗中的生活终于让白虾躁狂了起来,他一边对着墙壁猛挥拳头,一边已然是对着蓝鱼大骂了起来:“蓝鱼……你给我滚过来!你滚出来呀!”

蓝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便披挂着一身的水色,走到了客厅之中:“难道我洗澡的时间,你都不能让我清净一下么?你到底想怎样?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白虾又狠狠地踢了两脚沙发后,便邪魅地扫视了一遍蓝鱼那沐浴到了一半的胴体,他鬼魅地摸了一把蓝鱼的腰肢,笑道:“我想要杀人,我想要放火,我想要抢劫……你想办法让我做呀!你不是很有本事么?那么你的那个聪明脑袋应该可以让我尽情地做吧?哼哼……”

“你知道现在有多少记者在围追堵截我们么?”

“知道!万人空巷!”

“现在我们连说句悄悄话都有可能被人偷听到,你竟然还想要去杀人放火?”

“怎么?不可以么?”

“呵呵……如果我说不可以,你会怎么做?”

“那我就干脆冲出去,看见谁剁了谁!哼……”

“也就是说我一定要有办法了?”

“你完全可以自己看着办!哼哼……”

“好!我给你想办法!但是你要保证不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乱来。”

“呵呵……我保证!”

蓝鱼在安抚好了白虾那躁动的情绪之后,终于是如释重负地走回到了浴室之中。他才刚刚打开花洒,白虾竟然一头钻了进来:“我也要洗澡,好热!”

“喂!你不要太过分,你不知道先来后到么?”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都是男人,再说我们两个人连女人都一起嫖过了,还怕一起洗澡么?”

蓝鱼面对着洁白无瑕的墙壁,喃喃自语道:“你是不怕!但是我怕好不好?我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如果我走出了不可挽回的一步,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相对于蓝鱼的侧颜相对来,白虾却有点过分的热情,他甚至还坏笑着摸到了蓝鱼的两腿之间。

蓝鱼在跳脚地退了一步后,立时怒道:“你又想做什么?”

“好奇呀!你的这两根宝贝我都好奇好久了!但是我还从来都没有碰过呢!让我摸摸,你又不会掉块肉。”

“喂!你找死?”

“你真的不愿让我碰你?反正这个零件很喜欢被人碰的吧?呵呵……”

TOP

引用:
原帖由 绯村薰薰 于 2008-7-11 18:43 发表
白虾在兴高采烈地换好了一身新装之后,便欢蹦乱跳地跑到了桥头之上,他扒着蓝鱼的肩膀,看了一会儿他手里的纸张,不禁纳闷道:“怎么是图纸?不是剧本么?我们今天要演什么?”

“今天我们要拍‘彩虹乐团’的演奏 ...
彩虹乐团彩虹乐团彩虹乐团彩虹乐团彩虹乐团...
不好意思,我实在是忍不住了||||||||||飯的慣性动作哈.......

TOP

蓝鱼飞速地拨开了白虾的手掌之后,便狠狠地捏起了他的下巴来:“这个零件你自己不是也长了么?你应该知道它的用处吧?它不是用来被人摸的,它是用来捅别人的。哼哼……除非你肯让我用它来捅你,不然你就别碰它。”

白虾邪魅无双地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后,竟然如妖似魔地笑了起来,当蓝鱼被他笑得已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之时,白虾却怅然地说道:“好呀!你就用它们来捅我好了!”

“什么?”得到如斯意外的回答,蓝鱼险些因为心跳过速而爆掉自己的血管。

不过,白虾的回答却并没有完结。白虾大大咧咧地往洗手台上一坐,便把自己的脚趾伸到了蓝鱼的面前:“来!用它们捅捅我的脚好了!这样玩一定也很有趣吧?呵呵……”

蓝鱼那一腔刚刚沸腾起来的热血终于在这一刻从沸点骤降到了冰点,他冷冷地瞪着白虾那一张笑意璀璨到醉人的笑脸,不觉间竟然产生了一种冲动,他真想一拳打在这一张让他伤透了心的脸上。既然他是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委身于自己的男人,那么他干嘛还要这样无遮无拦地来招惹自己呢?难道他不知道这样的他到底会有多大的诱惑力么?

蓝鱼在最后冲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之后,便把白虾一个人留在了浴室之中:“你的脚还是留给你自己捅好了!我的这个零件只喜欢有洞的地方。”

白虾:“哦?是么?那简单,我给它开一个不就好了!就算是开两个也不成问题”

“砰……砰……”的两声闷响之后,蓝鱼怔怔地呆在了原地,就算他不回头去看,他也知道刚才的那两声是什么动静,饶是加了消声器的手枪,在扳动扳机的时候还是会发出那种熟悉的“咔……咔……”声。

一条红色的水线慢慢地流到了蓝鱼的两脚之间。蓝鱼凝望着那妖魅一如白虾的血水,唯一的想法便是:他疯了!他一定是疯了!难道说他的脑血栓已经开始影响他的正常思维了么?

蓝鱼惴惴不安地才回过头,看到的便是白虾的那一只血色脚掌。

白虾用大拇指轻沾着自己的鲜血送到舌尖舔噬了一口后,便笑道:“不知道这两个洞的尺寸和你零件的尺寸合不合?”

蓝鱼呆呆地捧着白虾的脚问道:“你……你……难道不知道痛的么?”

白虾狠命地拍着自己的胸膛,咆哮道:“这点痛算什么?算什么啊?就算是我白虾的脑袋被轰掉了不也就是碗大的疤么?没有人可扁的日子,你让我怎么过下去?难道我连扁自己也不行么?”

蓝鱼把白虾的手按到了自己的胸膛之上,厉语道:“如果你真的这么想要和谁干架的话,你来扁我呀!你干嘛要这样对待自己?”

白虾用脑袋撞了一会儿墙之后,便痴笑道:“你说过的……我的脑子有病对不对?呵呵……反正我也活不长了,那么我干嘛不活得随意一些?蓝鱼,我想要最后再玩一场大的。”

蓝鱼惊异地看着白虾的脸,好奇道:“你想要玩什么?”

白虾微微地转了一下他那邪气凌人的美目之后,便笃定地答道:“我要留给人间一个‘千古悬案’!我要让所有人都来陪着我玩……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对不对?”

蓝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应道:“这么大的手笔,你总要让我好好地策划一下吧?现在我们去医院先治好你的脚如何?”

“不用了!这种伤我自己就可以搞定的!哼哼……你当真不来捅两下这个洞么?这种洞可是千载难逢的。”

白虾一边说,一边已然是把蓝鱼的胯间利器拉到了自己的脚边,须臾之后,蓝鱼两腿之间便溢满了鲜红的颜色,他看着自己身上的零件竟然变成了血红的颜色,此间的骇人之感早就超过了人类那纯然天成的快感。他终于决绝地退到了一旁,扶着墙走到了急救箱的旁边。

蓝鱼在为白虾清理过了伤口之后,便从一个神秘的箱子里翻出了一套手术刀、缝合针……来。他在为针线认真消毒后,便开始熟练地缝合起了白虾的伤口来。

原本应当有些惊异的白虾,现下却不过是风轻云淡地看着蓝鱼的那一双手,他淡淡地笑了一声,问道:“蓝鱼!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哪一件事情是你不会做的?”

蓝鱼随意地应道:“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怎么?”

白虾扬起头凝望着窗外的夜空,笑道:“数不过来么?难道会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

“也许吧!”

白虾抓弄着蓝鱼的长发继续问道:“你知道星星为什么会这么亮么?”

“因为那些星星都是距离我们很遥远的恒星呀!就像是我们每天都可以看到的太阳一样。”

白虾摇了摇头,反驳道:“不对!它们之所以看上去这么亮,是因为天幕足够黑。如果没有了这漆黑如墨的天幕作为陪衬,你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些星星到底有多么的明亮呢?”

比起白虾的处乱不惊来,此时此刻的蓝鱼反到是有点觉得惊异了:“白虾……你最近不会是吃坏了什么东西了吧?怎么你现在说话变得越来越有哲学家的味道了?”

白虾微微一笑:“原本每一个人都是天才的诗人、天才的画家、天才的哲学家、天才的犯罪天才、天才的破案专家……但是,天才又如何呢?还不是要被雕琢成相同的样子么?如果不愿意被雕琢的话,就会被推入到这个世界的阴影之中。不过,我还是要亮闪闪地活着,所以我需要一片美丽的黑幕,呵呵……”

蓝鱼收拾好了自己手头的血纱布和一些药瓶之后,便问道:“你要什么样的黑幕?”

“比黑道还要黑的黑幕。”

“啊?”

“我要用钱去收买政界的高官,然后让他们做我的保护伞,这样我就可以做尽天下的坏事,然而这不是我要的最终结果,我要做的事情,比这更加有趣。蓝鱼……我要你把我和这些人谈话的内容全都偷拍下来。无论我什么时候死,我都要让这个世界上的人知道蛰伏在他们身边的世界到底是多么的黑暗。你知道为什么国家的蛀虫不发现则以,一旦发现便是大蛀虫么?那是因为他们上下一心、上腐下败,而且他们的交易只有当事人才知道,所以说纵然是有反贪局、有检察院,但是却面对着他们的隐形交易也只能是束手无策的。蓝鱼……这件事情你一定喜欢做的,对不对?”

“你这么确定?”

“呵呵……当然,因为从和你第一天开始搭档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是一只很有趣、很聪明的小蚂蚁呢!”

蓝鱼有些不解地好奇道:“蚂蚁?我哪里像是蚂蚁了?”

“你是一只喜欢和大象较劲的聪明蚂蚁呢,不是有一句话说得好么?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翘起地球。同样的道理,只要给你这只小蚂蚁一个支点,你就可以翘起大象的,对不对?”

“白虾……我一直以为你根本就不在意我,而且也不了解我。也许我错了,搞不好你比我自己还要了解我也说不定。”

“我说过的,我真的不了解你。我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情是你所不能做的,呵呵……那么从明天开始,我们拍摄的内容就变成‘黑暗之旅’好了!至于钱的问题,我相信不是问题吧?”

“呵呵……我敛财的手段,你不是早就见识过了?”

“蓝鱼,你有没有本事通过入侵银行的系统,把美国人的钱搞过来?光搞过来还不过瘾,还要让他们发现,让他们跑到这里来抓我们。”

“我可以试试。”

“那么日本人的钱、英国人的钱呢?”

“也可以试试。”

“那好!那你好好地干,我先去睡一会儿,我困了。”

“白虾,你真的不愿意去医院看病么?”

“与其让我把我的这条小命交给别人,我宁可交给你。呵呵……”

一句话才刚刚说完,嗜睡的白虾便又一头睡了过去。

蓝鱼偷偷地轻吻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后,便把手指按压到了白虾的唇边。

一阵清风吹过之后,蓝鱼的身影便随着那一阵清风飘然而去了。

至于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世界发生了怎样的改变,白虾不会知道,所有的人都不会知道,但是从蓝鱼车窗旁擦车而过的神探律师盛珟却在惊鸿一瞥之余看到了蓝鱼面前的那一台笔记本电脑,而电脑屏幕上的内容则是只有如他这般的超强电脑黑客才可以看得明白。原本已然超车的盛珟,在默不做声地减慢了速度后,终于又落到了蓝鱼的后面,他一边偷窥着眼前那动荡的屏幕,一边打量着那个黑客技术堪称与自己不相上下的世外高人,当他看清了他的容貌之际,一丝已然在脑海中飘然远去的记忆竟然鬼使神差再现到了他的眼前。

盛珟在浅浅地回忆了一番天降钱雨的偶遇之后,立时便想起了那次不期而遇的邂逅:“竟然是他?突然间便声明远扬的男模?普通的男模怎么可能有这样精湛的黑客技术?这个人到底是谁?还有上次走在他身边的男人到底是什么底细?为什么他们两个人的身份全都这么可疑?他们到底是谁?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而这个人现在正在入侵的系统到底是……”

当神探律师刚刚想要凑到蓝鱼的车前一窥究竟之时,他却发现了更为可疑的一幕。

为什么这个人突然拔出了他的无线网卡?他到底在对他的电脑做什么?难道他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是在销毁他的犯罪证据?

好奇心远胜于常人的盛珟在飞速地修改了自己的行程之后,便不露痕迹跟到了蓝鱼的车后。不过任他也没有想到的事情是,这个人似乎早已习惯了被人跟踪,而且同样善于摆脱别人的跟踪。

盛珟在十字路口上踌躇了片刻之后,只得放弃了这一次不期而遇的跟踪。

蓝鱼转眸看了看后视镜中的世界,立时笑道:“想要跟踪我?哼哼……再过100年吧?不过,这个娱乐记者倒是和以往的那些不太一样,他竟然是来追着我,而不是去追着白虾?呵呵……无论怎么看也是白虾比我更加有人气和魅力吧?”

当蓝鱼回到了白虾的身边之时,他看到的还是那个嗜睡成瘾的瞌睡虫。面对着白虾那毫无半分防备的睡脸,蓝鱼好想深深地吻下去,一直吻到他全身的肌肤全都融化在自己的口中。

一夜沉寂过后,白虾终于清醒了过来, 神采奕奕的他很快便换好了衣服,洗干净了容颜。

全身清爽的他诡秘地笑了笑,便爬到了蓝鱼的枕边,他吹气如兰地在蓝鱼耳边吹了一阵仙风之后,蓝鱼终于是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你今天醒得这么早?”

“当然!因为今天有新游戏了!”

“呵呵……你这么确定我不会搞砸?”

“如果你搞砸了的话,我相信现在早就有一群条子围在我们家的门口了!既然,我们家现在还是门庭冷落,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又成功了!”

“不过,早晚还是会抓到的吧?”

“如果有一天我们会被抓到,我不想玩越狱了,到时候你一定要抢在条子的前面结果了我,我的这条小命原本就应该结果在你的手里的,所以不要给条子机会。”

蓝鱼情深款款地望着白虾那一张写满了淡薄的笑脸,只得是随意地应道:“我不会让你落到条子的手里的。就算是有一天我们会被抓,我要做的事情也不是结果了你,我还有一件更加想要做的事情。”

言毕,蓝鱼便翻身跳到了床下,他在布置好了拍摄的现场之后,便凭借着自己经营起来的关系网左右逢源地结交起了各种各样的政界要人来。

只不过,主演这一场闹剧的人不是他,而是那演技犹在他之上的白虾。一场一场生香活色的钱权交易成为了镜头中的一隅,一幕一幕世态炎凉的官官相护篆刻成了剧本中的字句。

当举国上下可以用金钱二字收买的政界要人全都成了陪衬白虾的最佳男配角之时,各个国家的银行也终于发现了巨额资金的流失,面对着史无前例的疯狂盗窃,国际刑警组织终于发出了“绿色通报”,一时之间,但凡是有案底的黑客全都成为了国际刑警组织的监督对象。而一些被国际刑警组织怀疑的潜在黑客则也受到了相应的监督。

但是,这一次的对手却让国际刑警组织也伤透了脑筋,在他们监督的范围内竟然没有一个人是电子转账大盗的真身。

就在国际刑警组织对此一筹莫展之际,一封来自中国盛世为仁律师事务所的信件却让他们看到了一丝曙光。

自此,国际刑警也第一次见识到了蓝鱼和白虾的俊美容颜,他们甚至无法相信照片中的两个美男竟然会是这一宗全球性的银行盗窃案的始作俑者。

白虾举着酒杯轻轻地碰了一下蓝鱼手中的酒杯之后,便笑道:“你什么时候才会让我们的旷世经典与世人见面?”

蓝鱼淡淡地品了一口杯中的琼浆之后,便笑答道:“其实它们早就走入了千家万户了!”

“怎么可能?”

“呵呵!比起在电视上播放来,我有更加有趣的方法来传播它们。”

“是什么方法?”

“我把我们拍的片子刻录成了光盘,然后就开始大批量地复制光盘,最后这些光盘就被我雇人散发到了每家每户去了!呵呵……”

“原来,我们的片子是免费奉送的?”

“这个世界上最有用的东西并非是价值连城的,而是免费可以得到的。就像我们呼吸的氧气一样,如果没有了氧气我们会必死无疑,但是我们每天呼吸的氧气却全都是免费的;你看那钻石和黄金价格不菲吧?但是没有它们却丝毫不会影响我们的生存。我们拍的东西并非是用来赚钱的,而是用来映照这个污浊的世界的……呵呵……”

当白虾和蓝鱼聊天聊得正欢之时,窗外那红蓝相间的灯光立时便引起了蓝鱼的警觉。他飞身跳到了窗口,顺着窗帘之间的缝隙偷瞧了一眼之后,立时便摇起了头来:“该来的总会来的。我们的罪行终于被发现了么?呵呵……”

比起蓝鱼的沉着冷静来,此时此刻的白虾反到是显得有些兴奋地过了头,他从枕头下利落地翻出了两把手枪后,便递了一把到蓝鱼的手中:“我们来玩一场真人版的CS如何?”

“呵呵……好呀!只不过我们要用一些更加有趣的大玩具。”

话毕,蓝鱼便领着白虾来到了地下室中,他从密封箱中随意地挑选了一支狙击枪后,便笑道:“招待他们的话,还是用这个更好!你去和他们玩一会儿CS,我呢还要做另外一件事。”

“哦?什么事情能比CS还好玩?”

“把我们拍的东西发到全世界所有的频道!呵呵……有趣吧?”

“嗯!有趣!那我先去自己玩一会儿了!呵呵……”

在白虾那灿烂动人的笑颜弥散之际,嘹亮的枪声响起了,一场火花四射的枪战开始了,虽然警方看起来人多势众,但是他们却没有料到白虾和蓝鱼住的房子竟然连玻璃都是防弹玻璃,他们的猛烈攻击对于堡垒之中的白虾来说,竟然不过是清风抚柳一般,然而白虾对于他们的威慑却是那样血淋淋的、暴力的、毫无任何人性可言的。对于白虾来说,人生最大的享受莫过于欣赏着自己的对手在自己的面前灰飞烟灭,这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每每都会让他肾上腺素飞速飙升,而这一种兴奋还会让白虾暂时感觉不到自己那恼人的头痛。

他一边得意地笑着,一边和地下室里的蓝鱼聊着天:“蓝鱼!你那边怎么样了?”

“还好!你还可以再玩10分钟,10分钟之后,你给我下来。”

“哦?只给我10分钟么?”

“呵呵……时间再长的话,他们的增援就会到了吧?”

“OK!”

一场艳红翻飞的血雨腥风从白虾的枪口中迸发而出了,而那些穿着防弹衣的警察则是尽数被白虾打穿了没有防弹衣保护的颈动脉,虽然防弹衣仅仅留给了白虾那一点点的瞄准范围,但是这对于白虾来说却足够了,这足以让他完成一场神射的表演,这足以让围捕他们的警方对于他们两个人望而却步。

当10分钟的限制一到,蓝鱼便一跃而起地窜到了白虾的身旁,他在对着窗外架好了连发冲锋枪之后,便重重地按下了扳机。随后,他便拉着白虾一起跑到了地下室中,他在关闭了地下室的入口后,便从地下通道逃到了警力包围圈之外。

随即他们两个人便故技重施地换上了女装,堂而皇之地开着他们早已私藏起来的另一部私车逃之夭夭了!

蓝鱼载着白虾一路狂奔之后,便来到了他们两个人的秘密聚点之中,在那满藏着军火与毒品的天堂,白虾快意地吸了一会儿他心爱的白面之后,便引吭高歌地唱了起来。

当他曲至高处之时,叫嚣的警笛却响了起来。

同时一些嘈杂的声音也通过扩音器传到了他们的耳中:“现在你们已经被包围……”

白虾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便转头问道:“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

比起白虾的一头雾水来,蓝鱼的脑际之中却已浮现出了一丝阴霾的乌云。他透过仓库门的缝隙向外望了一眼后,便醍醐灌顶地自语道:“竟然是他?”

白虾好奇地问道:“谁?”

“盛珟!那个出了名的私家侦探……他也在那一群警察中,难道说……抓到我们把柄的人是他?”

想到这里,蓝鱼立刻跑到了他们的车子之中,他在翻天覆地地翻看了一遍私车之后,终于拿着一个“信号发射器”惨然地笑了起来:“果然是他!原来他早就料到了我们会这样逃逸,所以早早地就潜到我们的家里,竟然还神不知、鬼不觉地安装了这个!真是没有想到,我蓝鱼智者千虑,竟然也会有一失。”

蓝鱼才刚刚发表过了他的感慨,便听到了一些琐碎且又不悦耳的声音。

他才转眸看了一眼白虾,便着实被他吓到了。

平日里的白虾虽然偶有癫狂,但是现在的白虾却有些癫狂得过了头,他抱着自己的脑袋不停地撞击着墙壁,浓重的咳嗽声霎时间便让人觉得胆颤心寒,当蓝鱼把白虾紧紧地抱在怀中之时,一缕鼻血却又染红了他的衣衫……

蓝鱼焦急满目地注视着白虾那苍白的俏脸问道:“你怎么了?很难受么?”

白虾一边抽搐着,一边笑道:“头好痛!快要他爷爷的疼死老子了!蓝鱼……反正现在我们也被包围了,我们这次逃不掉了,对不对?所以……你给我一枪好了!”

顷刻之间,两串泪珠已然是夺眶而出了,蓝鱼一边笑饮着泪水,一边拿出了破釜沉舟的气势问道:“你介意不介意我这一枪开在你的这里?”

话毕,他便把手指轻探到了白虾的菊门之中。

白虾微微地挣了一下,却诡异地笑了起来:“好呀!既然你有这个兴趣,那就来吧!反正今天是你我二人的世界末日,我们何不彻彻底底地开心一下……哈哈哈哈……”

在白虾那鬼魅一般的笑声中,两个人的衣衫全然被对方退尽了。白虾兴致盎然地把那一包一包地白面撒到了蓝鱼的身上,而他的双手则是不轻不缓地摸到了蓝鱼的胯下。

对于白虾来说,覆满了白面的蓝鱼是诱人的,对于蓝鱼来说,此刻游走在自己胯下的双手是媚人的。

蓝鱼在轻抚着白虾那有如汉白玉一般的精美身体,而白虾则是在蓝鱼的身体上不断地吸食着,他一边吸食着他最爱的白面,一边舔噬着蓝鱼那满是伤痕的身体。

不消须臾,蓝鱼胯下的双枪便一起装满了弹药,他轻拱着自己的身体再一次问道:“我真的可以在你的身体里面开上这么两枪么?”

“来呀……呵呵……”

在白面的助威之下,白虾的神态越发得魅艳了几分,他甚至还主动张开了自己的双腿,迎接着蓝鱼的双龙进洞。

蓝鱼挺起自己的腰胯才刚刚想要冲杀到白虾的身体之中,但是他却发现了一个麻烦的问题,以往的那些女人全都有两个洞,可以来接收他的双龙,可是现在的白虾却只有这么一个洞,还是一个城门紧闭的洞。他在攻城几次失败之后,刚刚有点想要放弃,谁知白虾竟然趁他不备从衣服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柄匕首来,他竟然就那样毫无半点迟疑地挥刀割开了自己的菊门,在那喷涌而出的血水滋润之下,他义无反顾地坐到了蓝鱼的身上,而蓝鱼的双龙终于进到了他这以血开路的菊门之中。

在白虾不停的律动之中,蓝鱼的身体沸腾了,而此时此刻仓库外的警察们也开始沸腾了。

白虾随手捡起了一支冲锋枪后,便朝着仓库外的世界猛烈地射击了起来,在那悦耳的枪声中,在那硝烟弥漫的空气中,他们两个人的身体第一次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那一些浓白的液体则也纵情地射向了天际。

渐渐地,白虾的身体开始失去了力气,他那不停地扣动着扳机的手指也慢慢地不再懂得弯曲,终于他无力地倒在了蓝鱼的怀里,蓝鱼颤抖着手指探到了白虾的鼻前,当他的手指从白虾的鼻前移开之时,他眼中的泪滴再一次决堤了,而此时此刻包剿他们的警察也荷枪实弹地冲了进来,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看清仓库中的状况之时,一股浓重的火药味立时便把警察们吓离了现场。

在纷至沓来的爆炸声中,整座仓库灰飞烟灭了,警方也开始紧张地撤离了。然而制造了这一场爆炸的蓝鱼,却不过是抱着白虾的身体静待着两个人在另一个世界中的重逢。

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为国际刑警的行动画上了一个并不怎么完美的句号。

一座仓库消失了,两个传奇一般的男人也伴随着仓库一起消失了。但是他们所拍摄的影片却留给了这个比夜空更加黑暗世界一片异样的光明……

END




TOP